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第三届亚信智库圆桌会议主席声明
杨洁勉 2015-05-19
——亚洲安全发展和深化智库合作

      2015年5月11-12日,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第三届亚信智库圆桌会议在上海虹桥迎宾馆顺利举行。共有来自阿富汗、中国、伊朗、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泰国和土耳其等亚信成员国的35位专家参加了会议。此外,新加坡和泰国驻上海总领馆也分别派出观察员列席会议。中国驻亚信会议高官邢芳芳参赞莅临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高度肯定了历届圆桌会议对亚信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适逢万隆会议召开60周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本届圆桌会议也被赋予更为宏大的意义。
本届圆桌会议回顾和评估了2014年5月亚信上海峰会召开以来亚洲地区的新安全形势。基于对过去一年地区局势的判断,会议形成了以下三种观点:乐观派认为,近期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很小,各方维护地区安全的共识和政治意愿不断累积,中美关系,东海和南海的海上争端管控以及阿富汗局势的改善方面均展现积极信号。悲观派则指出,地区安全和经济的二元背离结构不断增强,尤其是中美在战略上互不信任的局面持续深化,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蒙上阴影,甚至对中亚经济带来负面冲击,冷战思维依然深刻影响着地区内各方的思维和行为。而介于二者之间的中间派观点则认为地区形势并未恶化,绝大多数分歧依然可控。
      本届圆桌会议聚焦与亚信有关的五个问题:首先,会议分析了中美作为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的关系现状、条件和成因。所有与会者都认为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事实,但对美国正在衰落的论点持有异议。尽管如此,代表一致认为中美关系对于维护亚洲乃至世界安全至关重要。第二,会议还就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展开深入探讨。学者认为不应把这三个安全挑战与任何宗教简单等同起来,国际社会应发掘这些挑战产生的根源并寻求解决方案。第三,很多学者相信,非传统安全威胁是造成当前绝大多数人员财产损失的主要原因,其中大规模流行疾病、海啸和其它自然灾害影响最为深远,最近发生的尼泊尔地震即是此例。因此,亚洲人民应该加倍重视应对此类挑战。第四,会议重点关注当前社会经济发展对巩固地区安全的重要作用。尽管亚洲依然保持发展趋势,但同样面临所谓“经济新常态”所带来的下行压力。作为应对方式之一,亚洲各国在区域互联互通和金融、货币合作方面持续发力,在经济增长、社会凝聚、政治进步等方面所取得的扎实成果都将为亚洲安全奠定坚实基础。最后,本届圆桌会议提出应该将亚信会议置于全球和地区发展的更广泛框架之中,和诸如互有重叠的安全机制、经济发展和青年就业,以及中国所提出的 “一带一路”项目等进行通盘考虑。
      会议还就安全观和亚信的关系展开进一步讨论。大多数参会者都认同,安全概念包含传统的和非传统的两方面,而安全行为体也可分为国家和非国家两个类型,因此安全合作应该通过双边、次区域和区域,甚至全球层面等多层次、多组合的方式展开。同时,还应继续努力,在安全议题中加入亚洲视角,比如双赢合作、开放包容的区域化进程和东西兼容的安全观。本届会议认为,还应加强对亚洲安全观的公共宣传。有专家主张,应该用“相互安全”和“可持续安全”的概念统领亚洲安全观,以方便地区内广大民众的理解和记忆。也有建议提出,应首先着力培育共同的安全文化和价值观以支撑共同的地区安全架构。还有观点认为,应充分利用亚洲智库才能,以更专业和学术性的成果指导地区共同安全架构的发展。
      会议认为亚信会议在机制建设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与会代表提出两类相关建议:其一是指导性原则描绘,包括充分利用既有安全机制、不断提升机制化水平、聚焦共同安全利益、向亚洲各国领导人提供富有智慧且具操作性的建议。其二是实体化发展建议,诸如将对话和论坛机制转化为一个实体组织,定期对高峰会议、外长会议以及高官会议进行评估,组建专家和专题工作组,准备议题导向性报告,对议程进行优先排序等。部分代表多次强调,建设可与欧安组织相提并论的泛亚洲安全组织是亚信数十年来所坚持的发展目标。也有代表提出,亚信应与东盟地区论坛、上合组织、香格里拉对话和香山论坛等平台开展更多合作。与会者承认美国等域外大国在本地区安全建构中的作用,尽管对其作用的定义尚存争议。此外,还有代表希望加强亚信智库圆桌会议同亚信秘书处以及成员国高官的联系。以便使圆桌会议在引导安全和其它相关议题的“一轨半”或“二轨对话”中发挥更大作用。
所有与会代表在讨论中展现出了卓尔不群的学术素养,并承诺为圆桌会议的未来发展做出更多贡献。与此同时,代表们也希望加快亚信智库理事会的筹备工作以促进更好的网络建设和更大成就。第四届亚信智库圆桌会议暂定于2016年5月在上海举行,以期与计划中的亚信外长会议保持同步。此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在所有参会代表的高度认可和真诚感谢下,承诺继续为会议提供智力、人力和财力方面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