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明治遗产申遗:日本要向世界证明什么
陈鸿斌 2017-01-06
明治产业革命遗址,在日本发动侵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不容置疑,而且这些遗址当年还强征了大量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劳工,许多人命丧异国他乡。日本不提赔偿,如今却要将这些遗址打包申遗,足见日本对二战的认知与世界共识有多大的距离。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整个国际社会都在以不同方式举办各种隆重的纪念活动。但与欧洲战场加害国德国的诚恳认罪态度截然不同,亚洲的战争发动国日本不仅没有在这一重要历史时机深刻反省侵略战争给亚洲各国带来的浩劫,反而煞费苦心,通过各种活动竭力为当年的行为“漂白”。本月以来,日本煞有介事地为“明治时期的产业革命遗址”申请世界遗产,便是其中突出的一例。
  5月4日,日本内阁官房宣布:联合国[微博]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推荐将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遗址纳入“世界遗产目录”。其实,早在2013年9月,日本政府就决定将该遗址向教科文组织推荐,去年1月正式提交了推荐书。去年秋季“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应邀访问日本,视察了这些遗址。照预定程序,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在今年7月上旬于德国波恩召开的会议上讨论是否将日本申报的这些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如果会上出现反对意见,则必须在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成员国中获得三分之二以上支持才能通过。
  日本这次申报的明治工业遗产,包括九州地区和本州最南端的山口县共23个项目,涵盖钢铁、机械制造、造船和煤矿等重工业领域,时间跨度从明治维新之前到上世纪末,其中位于福冈的三池煤矿直到1997年才关闭。这些遗址确实反映了日本后来居上,通过产业革命跻身帝国主义列强行列的那段历史。但毫无疑义,这些遗址在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这些遗址当年还强征了大量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劳工,许多人命丧异国他乡,日本迄今不提赔偿,如今却要将这些遗址打包申遗,中国和韩国等邻国当然无法接受。
  20年前,即二战结束50周年之际,时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在代表日本政府发表的讲话中,承认“由于国策错误,当年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亚洲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其时的官房长官河野洋平也承认了日本在战争期间强征慰安妇的行为。但这些年来日本右翼势力甚嚣尘上,其对过去那场战争的认识发生了逆转。安倍上任以来就一直强调所谓“国际社会对侵略的定义并不统一”,力图否认日本的侵略事实。对今年8月15日将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安倍已明确表示“不会原封不动地沿用村山谈话中的表述”,实际上就是准备对“村山谈话”釜底抽薪,直截了当地显现其历史修正主义的面目。而所谓“明治工业遗址申遗”,显然是这一图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次准备申遗的项目之一,是长崎附近一个岛屿上的煤矿,其俯视图有点类似军舰甲板,于是该岛索性就被称为“军舰岛”。对日本这样一个侵略劣迹斑斑的国家,其宪法明确规定“不得拥有战争力量”,却毫不忌讳这一称呼,每年居然还能吸引数十万国内游客登岛参观,可见日本对二战的认知与世界共识有多大的距离。
  在日本宣布申遗决定后,韩国立即做出强烈反应,朴槿惠总统5月20日在会见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时,明确表达了反对态度。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则指出此举有悖世界遗产条约基本精神,美化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日本随即回应,要求韩国“不要将遗产问题政治化”。由于韩国是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成员国,所以韩国的态度对日本的申遗成功与否至关重要。对日本的辩白,韩国再度反击,指出是日本在故意将这一问题政治化,责任完全在日本方面。韩国还呼吁相关国家联合起来,反对日本申遗。
  在那不堪回首的黑暗岁月中,日本从朝鲜半岛强征了5.79万名劳工,其中有94人被折磨致死。5月22日,日本还特意与韩国磋商,力图协调双方立场,但最后仍是各说各话,不欢而散。我国也同样有为数众多的劳工被强征前往上述有关厂矿作苦工,中国当然不会对此视若无睹。我国外交部发言人5月14日明确表示“强烈关注此事”,反对日本申报。朝鲜《劳动新闻》则在社论中指出,日本此举完全是在亵渎人类文明。新加坡《联合早报》在社论中认为,东京此举是在揭历史伤疤,使其更难愈合。面对这一片强烈的反对声,日本政府派出了7名高官前往15个国家游说。
  与此同时,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还在联合国审议《核不扩散条约》大会上,呼吁各国领导人访问广岛和长崎,并将这一内容列入大会文件,以便凸显日本作为“二战受害国”的印象。但中国坚决反对如此不加掩饰地歪曲历史的拙劣伎俩,尽管日本特意派遣外务审议官前往联合国说项,但这样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5月22日在该会议闭幕之际,会议主席向各国散发的该文件定稿中并没有这一内容,日本竭力“漂白”自己的行径已遭到重大挫折。但善良的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是,日本居然还有更奇葩的申遗项目: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约1.4万件“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物,多年来该馆一直在准备为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这些遗物中充斥着“玉碎”、“忠君”等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连如此臭名昭著的法西斯军事组织,居然也想涂脂抹粉获得历史地位,日本的历史认知之荒谬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如此“三箭齐发”,清楚显现出在二战结束70周年的这一重要时刻,安倍政府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的基本立场。
  5月5日,包括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在内的全世界187位著名历史学家联名发表致安倍首相的公开信,呼吁日本政府“不带偏见地彻底解决慰安妇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短短两周联署学者已超过450人,这无疑是对安倍政府的当头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