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国际足联向何处去?
陈鸿斌 2017-01-06
随着布拉特的匆忙辞职,国际足联的系列丑闻正在持续发酵。这个体坛“巨无霸”此番能否通过相关国家司法部门的强力介入,祛除毒瘤,浴火重生,国际社会正密切关注着。
国际足联于1904年成立于比利时,创始会员国仅为比利时、法国、丹麦、西班牙、瑞德、瑞士和荷兰等七个欧洲国家,如今其成员国却多达209个,超过了国际奥委会的207个。国际足联凭借自己的超然地位,在自身的机构管理上明显缺乏章法。例如国际足联主席居然可以没有任何年龄和任期限制,想干几届都可以。此前辞职的布拉特已在这个岗位上连续工作17年之久,此前居然又再度连任。但布拉特的任期根本不算什么,他的前任阿维兰热的任期则长达24年,而法国人雷米特则曾经连续执掌国际足联长达33年。也就是说,这三任主席就占到这家百年老店的2/3。国际足联根本没有治理一说,此言不谬。
从1930年举办首届世界杯足球赛以来,国际足联的主要工作就是确定每届世界杯的举办国,推动世界杯的筹办,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足球。随着电视与足球的联姻,世界杯逐渐成为国际足联的摇钱树,国际足联想不赚钱都难。同样,由于世界杯举办国也可获益匪浅,所以近年来世界杯主办权之争愈演愈烈。既然存在巨大的利益,围绕着利益的争夺,各种不公正乃至非法手段也就层出不穷。在金钱的巨大魅力面前,几乎游走于法律空白地带的国际足联执委们,寄希望于他们保持自律,信任是不靠谱的。于是,拥有投票大权的国际足联每位执委,便自然成为各申办国的重点“公关对象”。由于国际足联的执委也就24名,相对于国际奥委会124名拥有投票权的委员,国际足联每位执委每次投票的“单位价值”自然要大得多,也更便于各主办国重点“关照”。于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乃至1998年法国世界杯主办权的获取过程充满猫腻之说便不绝于耳。
追溯既往也许是于事无补,但对2010年同时确定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的过程,如今成为欧美国家攻讦的焦点。这并不奇怪。尤其是卡塔尔这个炎热的海湾国家,居然也成为世界杯的主办国。而那里在夏季是根本无法举行足球比赛的。于是卡塔尔信誓旦旦地表示:将建造带屋顶的球场,届时通过空调来降温。但这仅是一种设想,是否可行完全是一个未知数。一番折腾之后,卡塔尔终于表示将在当年的冬季举办比赛。而每年冬季,欧洲各国的联赛正激战方酣,为了世界杯,各国联赛都必须让步,这是欧洲各国足协所碍难接受的。于是他们联手反对卡塔尔主办2022年世界杯赛,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完全缺乏监督的国际足联如今成为众矢之的,这也是咎由自取。关键看它能否外界的有力介入,通过“刮毒疗伤”,幡然悔悟,痛改前非,并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使其官员不敢贪,不想贪,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中国足坛也在前几年就掀起了打黑和反腐风暴。中国虽然是国际体坛的强者,但就足球而言,中国足球却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这显然与中国的国际地位极不相称。眼下中国足球界上下团结一心,力争改变多年来的落后面貌,也包括争取主办世界杯。当然就目前中国队的国际排名而言,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形象还相去甚远,还有待中国足球健儿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如果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出现变数,则中国申办2026年世界杯也就不无可能。中国希望今后能与面目一新的国际足联加强合作,促进中国足球的发展。早日将足球搞上去,这也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