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南非的“金砖”身份不可代替
祝鸣 2016-12-30
7月8日至9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在俄罗斯乌法举行,并成功闭幕。值得一提的是,南非作为金砖国家中唯一的非洲国家,近年来它的“金砖”身份与地位受到了越来越大的质疑和挑战。
  首先,“金砖”概念的发明者、前高盛公司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依然不认可南非的“金砖”身份。几年前,他就质疑南非被邀请成为金砖一员的决定。在他看来,南非只占世界GDP的0.5%,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等国都更有资格加入金砖国家阵营。南非获得邀请和认可而加入金砖国家阵营,在奥尼尔看来是个神话。今年4月,奥尼尔在接受访问时依然坚持了这个观点。他指出,就经济总量而言,现在的中国的经济净增长量相当于120天就制造出一个南非;此外,南非经济在过去十年中遭遇了不小的困难。所以,南非更多只能算是一个“强加”的金砖成员。
  其次,近年来非洲大陆出现了大国之间综合实力此消彼长的局面,南非“非洲老大”的地位受到挑战,这使其身为金砖国家的唯一非洲代表的身份遭遇质疑。2014年4月,尼日利亚发布更新后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国的GDP超过了南非,由此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一经济大国。2013年,具有国际声誉和影响力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去世,更使南非失去了一笔巨大的无形外交资产。按照一些西方学者的说法,曼德拉是一位事实上的“非洲大陆的外交家”。他的存在为南非在非洲大陆乃至国际舞台上的作用增加了不少分量。
  不过,对大国国际影响力的计算不能仅考虑经济实力的强弱,即不能光算经济账,还要算综合账。
  南非虽然经济实力出现了相对的下滑,但其依然具有雄厚的综合实力,丰富的自然资源、发达的教育和科技水平等诸多优势令南非依然是非洲综合实力头等强国。正如2014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南非总统祖马会谈时所指出的:“非洲雄狮已经奔跑,南非是领跑的狮子。”
  在金砖国家集团内部,南非也可以发挥相当独特的作用。例如,近年来大部分西方舆论一直充斥着对金砖国家集团的担忧和戒备心理,担心“金砖”成为挑战乃至颠覆西方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的一股巨大力量。而南非同所有西方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合作关系,既不像俄罗斯那样同西方有直接的地缘利益冲突,也不像其他金砖国家那样面临着西方对其领土/领海争端等问题的杯葛。因此,南非近年来实际上就发挥着金砖国家同西方世界增信释疑的纽带作用。笔者曾与南非外交部一位负责金砖事务的高级官员有过深入交流。他就主动提到,南非一直强调金砖国家集团不是一个封闭的集团,而是开放、透明的。因此,南非在每次参加金砖会议后都主动在南非召开针对西方外交人士的通气会,向他们介绍相关情况,以减少误解和疑虑。
  此外,南非地理位置特殊、交通基础设施较好,是进入南部非洲地区的门户和枢纽。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不仅是南非也是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这也是为何新成立的“金砖银行”(新发展银行)的非洲地区总部将落户约翰内斯堡的原因。不无巧合的是,当初约堡一带作为南非经济中心的兴起,就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里发现储量巨大的钻石和黄金资源有关。至今,南非依然是世界重要的钻石和黄金产地。历史上的黄金发现为南非带来繁荣的过去,现在南非的“金砖”身份无疑将使其能够对接与利用金砖集团巨大的人口和资源优势,继续享受“金砖”的发展红利而使其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