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习主席首次赴美国事访问:目标重大,意义深远
查晓刚 2016-12-30
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率团开始了他首次对美国事访问之行。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形势面临众多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习主席的此次访问以及他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谈被各界广泛关注,其结果也将对今后中美关系的发展和国际形势的走向具有重要影响。我们应该结合这次访问的背景,以及中美关系面临的问题与挑战,来看待习近平主席这次访问的重要性,并对其结果予以合理预期。
这次访问的时间背景比较特殊。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所有爱好正义与和平的国家都为当年浴血奋战打败法西斯而庆祝,也对二战结束以来建立的国际秩序及其演变展开了诸多讨论。这次,习近平主席将赴联合国出现系列首脑峰会,并将就二战后的国际体系及其今后的可持续发展阐述中国的看法。这将是中国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第一次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发表自己关于国际体系的系统性观点,阐述中国的发展道路和今后参与国际体系建设的立场,可以预期各国将会非常关注。就中美关系而言,近两年来,美国国内就其中国政策展开了全方位的辩论,总体来说,美国对华政策的舆论环境更为严峻,中美双边关系的发展遇到了很大挑战。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将迎来他任期的最后一年多,如何在美国政府更迭之际保持中美关系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是一个重要议题。
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应该说已经达到了相互难以分离,却又分歧不断的阶段。一方面,两国利益全方位交织,相互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论是在全球地区层面,还是双边层面,无论是在政治安全领域,还是经济领域,两国都存在巨大的共同利益,也面临众多共同的挑战,并且在很多问题上都进行了有效合作与协调。另一方面,由于发展阶段、历史背景、意识形态等原因,两国之间又存在很多矛盾面和冲突点,如果管理不好,长期集聚,两国关系就会遇到障碍,出现瓶颈。为此,习近平主席这次赴美和奥巴马总统进行会晤,如何管理这些问题,扩大利益基础,实现更多合作就非常值得关注。分述如下:
首先是增信释疑,防止两国就彼此的对外战略出现误判。
第一,美国需要就其对外战略,特别是亚太战略,对中国进行解释,减少中国的担忧。进入2010以后,美国就推行了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一方面加强传统的美日、美澳、美韩、美菲等军事同盟,积极介入中日钓鱼岛、南海等纯属东亚内部国家之间的纷争,另一方面又通过推进TPP试图重新构建亚太地区的经贸秩序。这不能不引起中国一定程度的担心和疑虑。美国需要就此向中国做出更多说明。第二,中国也有必要就其区域和全球经济合作战略向美国进行解释。近两年以来,中国先后和其他金砖国家合作成立了金砖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倡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推出了“一带一路”合作战略,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些都引发了美国的战略疑虑,认为中国可能通过这些举措来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和地缘经济合作格局。中国有必要就此向美国表明,所有的这些举措都是为了弥补现有国际经济体系的不足,尽量提供更多更适用的国际和区域公共产品,不仅有利于中国本身,也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有利。
其次是管控分歧,防止局部冲突和矛盾绑架整体中美关系的发展。
目前,中美关系中最大的两个分歧点就是网络安全和南海问题。就网络安全问题,美国方面反复指责中国有关机构和人员对美国发动了很多次网络攻击,盗窃美国商业机密,严重侵犯了美国利益。但是美国又说,针对政治军事的网络渗透行为是国家间的正常行为,美国也一直在做,美国要反对的主要是针对商业机密的网络间谍活动。中国则一再声称从来没有鼓励,也不会允许中国的机构和人员进行这样的行为,并且中国本身也是网络攻击的最大受害国之一。就南海问题,美国其实也不认为中国的海域造岛行为本身是什么过错,因为其他国家早就在做。美国担心的是中国海上工程建设规模的扩大使得南海地区的平衡会向中国转移,而且美国担心中国会将修筑好的设施用于军事目的。
说到底,这两个问题反映的是美国在面对中国时,经济和军事上日益上升的焦虑和不自信。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特别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美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劳动密集型行业和低中端制造业,美国相对中国和其他国家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竞争力。美国现在看重的就是它的高端制造业、高科技行业和服务业。可是如果由于网络攻击导致它在这些方面的核心技术和知识外泄,美国就觉得其经济核心竞争力受到威胁,所以美国会不遗余力地加以保护,并对可能的攻击进行反击。另外,随着中国的军力增长,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主导地位日益受到挑战。如果中国在南海地区具有比较完备的基础设施,美国就会担心它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空军优势会遭到进一步的削弱,所以美国也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干扰中国维护南海主权的正当合法的行为。
这两个问题虽然非常复杂,中美两国的利益也的确存在矛盾的地方,但是无论如何,它们在中美整体关系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中美在众多其他领域还有巨大的共同利益,不能任由这两个问题发酵,进而绑架了整体中美关系的发展。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的会晤,应该要对这两个具体分歧问题进行管控,防止其进一步恶化,并努力达成一定共识。
再次是升级合作框架,扩大合作范围与合作深度,为全球经济稳定和发展做出贡献。
中美两国的经贸合作在本世纪的头十年是蜜月期,其模式是中国从发展中国家进口能源资源,通过自身庞大劳动力和制造能力进行加工,出口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然后再将获得的外汇用于进口能源资源和购买美国国债。这种合作模式与框架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已经显露疲态,尽管危机后的一段时间内,中美由于需要合作应对危机,共同采取的大规模刺激政策使得这个模式又延续了几年,但是到了2012年左右,这种合作模式的不可持续性已经一览无余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中美之间还没有找到新的合作模式与框架,这是当前中美经济关系乃至中美整体双边关系出现波折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寻求新的中美合作模式和框架上,有两个重要抓手。第一是通过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促进双边进一步开放市场和更平衡的双边经贸关系。中美双边投资协定有望为中美双边经贸合作的转型升级构建基本框架。过去,中美之间主要是中国出口制造品到美国,美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和农产品到中国,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在现有的框架下,其规模已经接近极限,增量空间非常有限。可是如果能够达成双边投资协定,则中美之间的双向投资将更为活跃,中国的服务业开放将为美国提供巨大的市场,美国也将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目的地,中美经济关系的紧密程度必将进一步提升。如果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能够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上给予更多政治推动力,则对中美双边合作的升级与转型起到关键作用。
第二是中美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展开三方合作。截至目前为止,中美两国的企业在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与地区,主要还是单打独斗,没有太多合作。这不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竞争,也没有发挥两国可以利用的各自优势。今年又是国际发展事业的重要年份,不仅本月联合国会召开发展峰会,12月还有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中美如果能够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三方合作达成共识并形成框架,则不仅有利于减少两国竞争,扩大两国合作,惠及两国企业,也将是国际发展事业的新的重要推动力。
我们相信习近平主席的此次赴美国事访问一定能对中美之间增信释疑、凝聚共识、扩展合作发挥重要作用,也会对中美合作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完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促进国际发展事业起到推动作用。

文献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