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助国际关系稳定
陈东晓 2016-12-30
中美双方需要抓住机遇,向世界展示两国有意愿、有能力合作共进。

自中美两国就共建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共识以来,双方在拓展务实合作、有效管控分歧等方面已取得一系列“早期收获”。当前,国际格局以及亚太局势正经历着深刻而复杂的变化,中美两国自身也步入转型发展的又一关键阶段。新形势下,只要双方抓住习近平主席即将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这个宝贵契机,向世界展示中美两国有意愿、有能力合作共进,相互助力而非相互拆台,相互包容而非相互排斥,相互协同而非唯我独尊,就能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注入新动力,使中美两国共同成为维护21世纪国际秩序稳定和有序演进的重要支撑。

中美两大经济体加强合作和协调,将为维护一个增长、开放、普惠的国际经济体系提供“双引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世界经济弱势复苏的脆弱和分化特征显著,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诸多短板依然严峻,各大经济体政策的协调不足甚至相互抵触,势必进一步加剧世界经济的整体风险。作为占世界经济总量1/3以上的两个最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阻遏危机蔓延,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合作改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等方面已发挥出关键作用。当前中美两国需要相互助力,克服国内阻力加快自身的经济转型升级步伐,扩大包括国际产能合作等来提升世界经济有效和可持续需求,促进全球多边贸易投资体系的开放和普惠,积极化解国际金融体系中的系统性风险,共同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的改革和发展。

中美两大战略力量加强包容和互信,将是建设一个均衡、稳定、有效的国际安全体系,尤其是亚太安全体系的基础。当前,新老安全威胁和挑战交织叠加,国际安全领域的竞合态势和相互依存同步升级,但是基于零和博弈、对抗遏制理念的军事安全同盟仍颇为盛行。需要指出的是,冷战思维和排斥异己的“小圈子”合作机制不仅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战略怀疑和安全困境,而且也制约各国扩大安全合作、应对日益严峻复杂的安全挑战的巨大潜力。中美应当创新思维,突破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瓶颈,用“相对安全”而非“绝对安全”的思维来确定各自的安全目标,用“共同安全”而非“单方面安全”的思维来界定双方的安全利益范畴,用“合作安全”而非“零和对抗”的思维来设计中美维护地区和国际安全的路径和机制,带动亚太地区乃至整个国际安全秩序向着更加均衡、稳定和有效的方向发展。

中美两大治理力量加强协同和创新,将为全球治理体系提供更多优质、高效的公共品。随着全球治理领域的广度和深度日益扩展,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于全球化基础上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的意识不断增强;另一方面,包括海洋、网络、太空、极地等一批新公域的加入,不但进一步凸显了全球治理的复杂性、竞合性和非对称性,也加剧了国际社会对于公正、高效治理的需求和当前全球治理供应不足之间的矛盾。中美是影响全球治理体系发展的两大关键变量,中美协同不仅能够为全球治理体系提供大量的物质公共品,而且还能充分发挥两国优势互补的特点,通过创新治理理念和路径,来共同应对包括气候变化、能源资源安全、水、土壤和粮食安全等人类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威胁和挑战,共同推进全球新公域的建章立制和有效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