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俄美博弈与叙利亚危机的未来走向
李伟建 2016-12-30
当全世界在关注上万逃离叙利亚的难民之际,俄罗斯却不顾与美国的深刻分歧,高调向叙利亚空运军事装备和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在拉塔基亚建造空军基地、宣布将在叙沿海举行军事演习等,加大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
俄罗斯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棋?未来,叙利亚政府军、反对派、“伊斯兰国”(IS)极端武装,以及俄罗斯和美国在这片区域的博弈究竟将如何发展?有关各方究竟是要打击恐怖主义还是巴沙尔政权?因叙利亚危机而导致的难民潮何时能结束?
本期新民环球论坛特请专家来做一番详细解读。


1、叙内战逐渐有利政府IS形成压力局势恶化
问:导致大量难民涌出的叙利亚危机,政府军、反对派、“伊斯兰国”武装的混战,目前究竟发展到怎样一种形势?
答:自2011年初“阿拉伯之春”引发叙利亚政治动荡以来,这个曾在阿拉伯古籍中被描述为:“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空中,大马士革与之齐名”的“人间天堂”在经历了持续的动荡和战乱之后,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路透社和英国《每日邮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叙利亚危机爆发4年多来,已有约25万人死亡,近800万人流离失所,400万叙利亚民众沦为难民。相比战前人口约2000万,而今有一半以上叙利亚居民背井离乡。
这些年来,叙利亚局势一直受着两方面变化的影响:一是战场形势的变化,二是外部因素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外部因素在影响内战形势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在“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正式亮相之前,叙利亚内战主要表现为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的对抗。反对派武装得到了来自周边阿拉伯国家和土耳其等国的大量支持,美国和西方国家也从政治和经济层面,通过支持和扶植叙反对派及实行严厉的经济制裁来向叙利亚政府施压,但巴沙尔政府在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帮助下挺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一度占据了战场的主动,并且不断扩大军事优势。至2014年初,虽然反对派武装依然占据着叙东部约60%的国土,但主要是些人口不多的农村地区乃至无人居住的荒凉之地,而政府则实际控制了人口相对集中、经济较为发达的大省会和西部沿海地区。
出现这样的结果,一是因为在经历了连年动荡和流血冲突后,叙利亚大部分民众已经厌倦了战争,人心思定,希望过上平静安宁的生活。叙政府则在夺回曾被反对派武装占领的城镇后,通过努力帮助恢复遭到战争破坏的民生设施和生活秩序,逐渐赢回民心。二是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巴沙尔政权依然维持着较高的凝聚力,其内部一直保持着团结和稳定。而反对派不仅久久未能形成合力,反而更加四分五裂,各反对派组织互不隶属,甚至互不认同。三是不断有极端分子混迹于反对派之中,一些极端组织趁乱取利,趁势做大,以至于那些支持反对派的境外国家因投鼠忌器而减少了对反对派实质性的支持。
然而,“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叙利亚问题的政治和内战态势,使乱局变得更趋复杂。“伊斯兰国”组织既以叙利亚政府为敌,也从反对派手里争夺土地,并从分化了的反对派中招纳极端分子。
另外,不断有来自世界各地(主要是来自欧洲各国)的极端分子涌入叙利亚加入,使“伊斯兰国”武装得以迅速壮大并肆意扩张,不仅在战场上对叙利亚政府军形成巨大压力,迫其节节后退,也使本地区安全形势更加恶化,并对美国、西方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安全构成极大挑战。


2、俄看准时机加大投入 为确保利益争取筹码
问:此前有美国媒体爆料称,普京疑似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信心动摇,有可能松口答应让巴沙尔下台。在您看来,美国媒体这一爆料是捕风捉影,还是确有其事?
答:巴沙尔的去留一直是叙利亚问题难以政治解决的主要症结。一直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与沙特、土耳其等支持叙反对派的周边国家以及叙国内主要反对派都将排除巴沙尔作为前提。而始终与叙利亚政府保持接触的俄罗斯则反对美国在中东动辄推翻一国政权的做法。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伊核问题的初步解决,打击“伊斯兰国”组织为首的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成了当前美国中东政策的重点。美国要实现这一政策目标,叙利亚问题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近期,大量叙难民涌出欧洲,美国也面临极大压力,这也强化了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迫切性。
俄罗斯敏锐地看准了这一时机,及时加大对叙军事投入,一则为确保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既有利益,二是为俄未来积极参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抢占先机。从更深层面看,也是为今后在更广阔的外交空间运筹俄美关系争取筹码。俄抢先在叙布局,也因为其看到美国正处于既想要在反恐问题上取得进展,但又不愿为之投入更多资源;既想要更多利用地区力量实现反恐目标,但又在说服地区国家参与行动上苦无良策的尴尬境地。普京自然明白俄美在巴沙尔政权去留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更确信,眼下对于美国而言,国际合作打击“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要远远强于各国继续在巴沙尔的政治命运上纠缠不休。因此,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竭力避免陷入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设置有关巴沙尔去留问题的话语陷阱,而是反复强调与叙利亚政府军合作是为了打击“伊斯兰国”极端武装。
笔者以为,所谓普京松口的爆料,一是反映出美国媒体尚未脱离在叙问题上的既有立场和惯性思维。二是美国希望通过舆论引导,造成俄在叙问题上发生立场变化的假象。但俄罗斯不会轻易上当。


3、叙是俄中东战略支撑 提反恐合作引导西方
问:在您看来,反恐和支持巴沙尔政权,究竟哪个才是俄罗斯的主要目标?俄罗斯插手是否会让危机变得更复杂?
答:俄罗斯最基本的政策目标是确保其在叙利亚的既有利益,包括其对未来叙利亚的影响。俄罗斯独联体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叶夫谢耶夫称,叙利亚对俄罗斯来说是在中东利益的重要战略支撑。北约东扩已严重挤压了俄在欧洲的战略空间,如果在中东地区再失去叙利亚,不仅会导致极端宗教势力进一步渗透至北高加索地区,进而威胁俄南部稳定,而且意味着在中东地区又失掉了一个立足点,这将影响俄恢复其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战略目标。为此,俄将全力维护其在叙利益。此外,俄还希望通过扩大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实质性影响来增加其运作与美国和西方关系的主动性。
对美国和西方而言,打击“伊斯兰国”组织与支持巴沙尔政权,是两件性质完全不同的事,但在俄罗斯看来,两者并行不悖。至少从目前情况看,反恐和支持巴沙尔政权都符合俄罗斯在叙问题上的政策目标。俄叙政府的长期合作关系让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了独特的影响力,随着当前反恐形势的发展,这种影响力愈发明显。因此,在未来叙利亚出现新的政治态势,俄罗斯找到能够确保俄在叙利益的替代力量之前,俄不会放弃巴沙尔政权。
为了不在叙政权更替问题上与西方过多纠缠,俄一直避免主动提及与巴沙尔政权的关系,而试图将西方社会对这种关系的关注引导到国际反恐层面。我们看到,俄罗斯在各种国际场合多次呼吁国际反恐联盟在联合国安理会主导下,与叙政府合作打击“伊斯兰国”。俄在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恐联盟开展行动伊始就说过,现在依然倡议联盟成员开始与叙利亚政府及政府军合作。
虽然俄罗斯加大对叙军事投入之举一时间引发了国际争议,凸显了与美国及西方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但在对更为重要的国际合作反恐认知上,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间已有了高度一致。因此,从发展趋势看,笔者不认为俄对叙利亚的介入会使危机更复杂。


4、反恐才是美第一要务 搁置争议完全有可能
问:叙利危机各方未来将如何解决巴沙尔去留与反恐这对矛盾?
答:俄罗斯虽出言谨慎,但加大对叙政府军的投入客观上是对巴沙尔政府的有力支持。美国对此心知肚明,但更多的是无奈,毕竟相比巴沙尔的去留,反恐才是它当前的第一要务。从反恐视角看,能够拉俄进入国际反恐联盟对美主导的国际反恐合作无疑是有利的,而俄目前加强叙政府的军事力量也有利于提升其对“伊斯兰国”作战能力,一定程度上能够弥补过去美国仅靠空袭无法有效歼灭极端武装有生力量的不足。事实上,美国国内也不乏要利用叙政府军来对“伊斯兰国”武装展开地面进攻的声音。
美国之所以纠结,一是碍于其既有的反巴沙尔立场,担心妥协会有损其在叙反对派及支持反对派国家中的信誉和威信。二是顾忌中东那些坚持推翻巴沙尔政权国家的情绪,一直以来美国希望这些国家出动地面力量配合其打击极端势力,但这些国家因为对美在伊核等中东政策上的调整不满而不愿出力。三是担心俄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抢了美国的风头甚至是主导权。
笔者认为,虽然美国很难转过弯来,不可能做出明确妥协,但“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的威胁迫在眼前,能否组织起有效反恐已关系到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此外,日益严重的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以及难民潮对西方及美国形成的巨大压力,也令解决叙利亚问题刻不容缓。因此,美俄暂且搁置在巴沙尔问题上的争议,从合作反恐层面来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是完全有可能的。
事实上,美国国务卿克里已有过类似的表达。毕竟,让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回到恢复叙利亚国家稳定及打击地区极端势力这个主题上来,对美俄,对叙利亚,对中东地区乃至对整个世界都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