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日本为何如此气急败坏
陈鸿斌 2016-12-30
日前,中国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被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这又使日本恼羞成怒。从去年上半年中方开始申请列入该档案后,日本就竭尽全力,百般刁难,然而终于未能奏效,于是日本官方和媒体相继对此发飙。
早在去年6月即中国刚宣布开始申请之际,日本官房长官就提出抗议,并要求中国取消这一申请,中方当即予以严厉驳斥。随后日方又对中方“政治利用教科文组织”一事表示“极为遗憾”。此后,日本政府联手相关领域的专家,对教科文组织国际咨询委员会的相关委员积极转告日本的诉求,一些“民间团体”还专程前往教科文组织总部,提交“驳斥中方主张”的英文论文。
在宣布该档案被列入的当天,日本政府再度如此表态:这一申请完全是基于单方面的主张,将采取“断然措施”。次日,《产经新闻》为此发表社论,题目是“不允许歪曲历史”,而《读卖新闻》的社论题目则是“无法容忍南京事件的列入”。这两家极右媒体的一个共同论调就是:这是中国政府在“政治利用这一事件”,而负责审核、列入记忆遗产事宜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则认可了中国的这一做法,此举给中国“歪曲史实”提供了“一个新借口”,因此中国“势必会进一步加强反日”。按照该报的说辞,由于2013年年底安倍首相悍然参拜了靖国神社,,中方出于对抗考虑而采取了这一措施。本来每年12月13日只是在南京市范围内举行相关的纪念活动,但去年却升级为全国性的重大活动,习近平主席专程前往出席并发表讲话,今后中国势必会进一步加强相关活动。
《产经新闻》还迁怒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任命的由14人组成的国际咨询委员会,恶意中伤这些人号称“档案管理专家”,实际上却是担任教科文组织事务性工作的门外汉。更有甚者,该报还对博科娃女士本人大泼污水,说她为竞选下届联合国秘书长而曲意迎合中国,包括出席9月3日中国的阅兵式。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气急败坏之余,日本国内又出现了要挟教科文组织的呼声:中止向该组织提供分摊费用,去年日本对该组织提供的分摊费占到10.83%,仅次于美国居第二位。加上其他相关费用,去年日本一共为该组织提供了54亿日元以上(约为2.7亿元)。日本外务省已直截了当地表白:既然日本提供了那么多费用,教科文组织就应该认真倾听日本的呼声。如果置若罔闻,那日本就不排除暂停提供这一费用的可能,这也就是前述的所谓“断然措施”。如此黔驴技穷的恐吓手段,居然被日本一再使用,可见日本实在是没招了。多年来日本为“入常”就没少拿联合国会费说事,然而根本不奏效。如今在百般无奈之下,居然又故伎重演,老调重弹,但此举只会严重损害日本的国际形象。日本动辄指责中国“不成熟”,这样的举动难道能够证明日本的成熟,真是天晓得。
《南京大屠杀档案》被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后,将使这一惨绝人寰的悲剧进一步为全世界人民所熟知,日本多年来的抵赖将被画上句号,侵略者的残忍暴行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永远无法洗刷,这是对其右翼势力的迎头痛击。而这正是引发其歇斯底里的根本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