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裘旭东
助理研究员
比较政治和公共政策研究所
教皇方济各首次非洲之旅:促进宗教宽容
裘旭东 2016-12-30
教皇方济各11月25日至30日访问肯尼亚、乌干达和中非,展开上任以来的首次非洲之行。教皇身份独特、地位非凡,同时集“独立王国”国家首脑、“基督在世”宗教领袖 、和平正义倡导卫士“三位一体”形象于一身,此次除传统访贫问苦外,有三大关注点。
访问主基调是促进宗教宽容,缔造宗教间和平共生,倡导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在非洲地区实现和平、对话和携手。分析此访三国的宗教人口分布,不难发现信众主体皆为基督教徒,但同时仍有相当部分穆斯林群体,人口占比在10%-15%之间。如何使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在非洲大陆包容互鉴在当下国际局势背景下变得尤为重要,缓和基伊世界矛盾,访问中非共和国清真寺和难民营确将有助于对话。随着恐怖主义日趋演变为思潮全球化、行动地区化,非洲未能幸免,甚至沦为策源地。最新发布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显示,2014年恐怖主义共导致全球529亿美元经济损失,位于非洲尼日利亚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2014年共引发453起恐怖事件,造成6644人死亡,1742人重伤,罹难者77%是平民。就破坏性而言,“博科圣地”甚至超过“伊斯兰国。”应对宗教极端组织制造的频发性暴恐事件,国际社会正形成反恐联盟共同打击。除此之外,宗教领袖登高一呼,召唤信众从善如流,疾恶如仇,显得尤为及时,可为反恐事业添砖加瓦。信仰的力量往往超越政治、党派、种族等利益,无形间成为最佳的凝聚力、说服力。教皇此访也被寄予厚望,将和解、和谐、宽容的理念带到非洲大陆。非洲信众不仅希望听到教皇对共生、善治和发展等现实问题的看法,更渴望亲临现场,亲耳听到教皇对和平、和解和团结等的祈福。教皇这一特殊作用在今年早些时候的肯尼亚暴恐事件中就有所体现。4月4日肯尼亚加里萨大学遭遇恐怖袭击,147人遇难,教皇方济各第一时间致函慰问,号召肯尼亚全体民众团结起来,用博爱、公义与和平向暴力说“不”。肯尼亚政界和教界普遍认为,教皇方济各的到访有助于增强肯尼亚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鼓励政治包容,促进宗教宽容,培植和谐共生理念。
其次是探望非洲天主教信众,为其代言发声,增强天主教在非洲事务中的声音和参与度。从宗教人口分布观察,天主教群体数量庞大。乌干达天主教人口占总人口的四成多,天主教是乌第一大教。此番教皇方济各莅临,无疑给乌干达天主教信徒注入强心剂,从默默无闻走向当下国际主流媒体的舞台正中。第二,发展势头迅猛。以肯尼亚为例,基督信徒随着社会人口结构增速可观,教堂数目与日俱增。自西方首批圣灵传教团1890年进入肯尼亚以来,天主教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肯尼亚目前4400多万人口中,天主教信众就占1450万,教区从最初的8个扩展至26个。青少年参与教会热情高涨,全国26个教区青少年信众活跃,日渐成为基督教群体中的中流砥柱、明日之星。第三,非洲各国信仰转换、皈依基督的趋势在增强。2015年肯尼亚有超过7万名穆斯林放弃伊斯兰固有信仰,成为基督徒。由此引发的身份认同和社会整合问题带来诸多不安定因素。此外,逆向布道活跃——“走出非洲,迈向世界”正成为非洲向外布道的潮流。肯尼亚教会正向欧洲、美洲和亚洲主动输出布道个人和团体,队伍仍不断壮大。
增进宗教在发展议题上的作用,宗教促发展,推动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议程在非洲的实践进程。非洲地区总体发展水平低下,教皇方济各所访问的肯尼亚、乌干达和中非三国正是欠发达的典型。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中非2014年人均GDP仅358美元,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187个国家中排名第185位。即便是相对较为富裕的肯尼亚,仍有数百万人处于赤贫,终日挣扎于对基本生活资料的获取与生存价值观迷失之间。教会、宗教非政府组织正积极干预减贫计划,影响政府对特定地区和人群的发展政策。目前宗教团体依托教堂,着力开办学堂与医堂。三堂联动互建,扎根基层。以肯尼亚为例,天主教会共开办8000 所学校, 470 个社区卫生室以及 18家医疗培训学院,将服务扎进社区草根。但于非洲而言,发展问题任重道远。与此同时,梵蒂冈积极参与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议程。今年9月纽约联合国大会上,教皇方济各的发言多次提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着重强调受教育权、发展权和环境权。此访非洲大陆,呼吁造势,奔走游说,团结教会团体的力量,或可进一步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在非洲欠发展地区的实施。
在全球面临难民问题棘手、恐怖主义肆虐、发展议题迫在眉睫之际,国际社会对教皇方济各访非自然有着更多期待。访问一定程度上可提升非洲“双信建设”(即信念与信心建设),对非洲的稳定和发展起到建设性作用,对增强宗教团体在非发展事务的发声不无裨益。
                                        

文献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