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印度可以为金砖国家合作做出新贡献
刘宗义 2016-11-22
2016年2月1日,印度正式接任金砖国家(BRICS)主席国,并将在随后几个月中举办第八届金砖国家峰会。印度上一次举办金砖国家峰会是在四年前的2012年3月,就是在那一次峰会上,印度提出了建立金砖国家“南南发展银行”的倡议。脱胎于这一倡议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已于2014年7月成立,并于去年7月21日在上海正式开业,这是金砖国家合作走向机制化的一个里程碑。正是由于感受到新开发银行以及中国倡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压力,美国国会才在2015年底最终通过了2010年版IMF改革方案,使金砖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得到提升。可以说,印度对金砖国家合作及全球治理体系改革获得进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今年,印度又一次担任金砖国家主席国,金砖国家其他成员都期待印度做出新的贡献。但实事求是地说,印度此次举办金砖国家峰会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与四年前不可同日而语,金砖国家面临的内外压力剧增:

  首先,与四年前金砖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表现分外抢眼相比,近两年来金砖国家发展普遍遇到困难。巴西、俄罗斯和南非三个主要依赖能源和矿产资源等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经济形势严峻,巴西和俄罗斯甚至陷入负增长;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正在进行艰难的结构调整;印度情况稍好,虽然很多经济学家对其GDP统计方式仍存在疑问,但莫迪总理上台之后,印度经济确有起色,许多西方学者认为印度现在是金砖国家中最后“一块金砖”。由于金砖国家经济下滑,西方投资界对金砖国家的信心严重受挫。去年底,高盛公司关闭了旗下的金砖国家基金。不过,需要再次明确的是,今天的金砖国家(BRICS)与高盛塑造的投资意义上的BRIC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金砖国家早已超出单纯的经济和投资意义,而成为一个代表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世界性政治和经济集团。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经济表现不佳对于金砖国家在世界上的整体影响力将产生消极作用,尤其可能会对新开发银行的业务产生影响。

  其次,外部经济和地缘政治环境对金砖国家不利。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显着,受美联储加息影响,新兴经济体资本大规模外流,使其本已放缓的经济雪上加霜。金砖国家资本出逃也非常严重。全球贸易连年低迷对金砖国家也是一大利空。而中东与欧洲等地地缘政治竞争的激化及恐怖主义威胁的增长也会通过金融市场、贸易和产业链等影响世界经济,金砖国家也无法幸免。美国通过建立TPP和TTIP等跨区域投资和贸易安排制订新一代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做法更将金砖国家置于不利地位。美国等12个国家已于2月初在奥克兰正式签署了TPP协议,金砖国家全部被排除在外,甚至在TPP下一轮扩大的名单上也没有金砖国家的身影。这一状况实际上对金砖国家已构成严重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压力。

  面对这些困难,金砖国家可以选择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进一步推动包括新开发银行在内的金砖国家务实合作及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合作,进一步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2015年的乌法峰会为金砖国家长期经贸合作规划了蓝图,推动金砖国家向“一体化大市场、多层次大流通、陆海空大联通、文化大交流”的目标前进。莫迪总理也曾表示,印度在担任主席国期间,将集中精力寻求“积极、包容、共同的解决方案”。莫迪总理在金砖国家乌法峰会上提出举办第八届金砖国家峰会的十项建议,包括第一届金砖国家商品交易会、铁路研究中心、审计机构合作、数字化农业研究中心、金砖国家地方政府论坛、金砖国家城市城市化合作、新开发银行首批贷款用于清洁能源项目、金砖国家体育协会和年度运动会,以及电影节等。从这些既涵盖广泛,又十分具体的建议来看,印度在精心准备促进金砖国家进一步务实合作。 

但莫迪总理的建议在全球治理层面稍嫌不足。印度是当前金砖国家中经济增长最快的,举办金砖国家峰会不仅应着眼于如何展现印度的经济活力,吸引外国投资,提升印度国家能力的不足,而且还应该借此多边场合展现印度的大国地位,特别是要加强印度和金砖国家在全球多边治理机制中的作用,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不仅要对全球金融体系改革和贸易体系建设提供新思路,掌握规则制订权,而且还应对中东、南亚等地区和全球事务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

  印度要为金砖国家合作做出更多贡献,其关键在于进一步巩固金砖国家的团结,尤其应克服因历史原因形成的对中国的怀疑态度。印度认为中国需要反思她为何被印度等周边国家误解,但实际上,需要反思的可能不仅是中国,还有印度。中国是金砖国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当前金砖国家内部合作主要以中国为中心展开,印度对此颇有微词。在新开发银行落户上海之后,一些印度学者提出印度应建立总部设在新德里的金砖国家秘书处,来指导新开发银行的运营。但IMF改革的进展和TPP的建立等现实情况说明,包括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国际贸易规则制订在内的金砖国家整体地位及话语权的提升,都需要中印等国密切合作,而不应以意识形态和历史问题为由制造内部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