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参议院虽胜选,修宪的下一关并不好过
陈鸿斌 2016-12-26
7月10日,日本举行了参议院选举。安倍领衔的自民党加上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在前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已掌握了2/3多数,为满足修宪所要求的国会2/3多数,接下来当然是争取在参议院也获得这一领先优势,从而得以启动修宪。
非常吊诡的是,虽然在这次参议院选举中执政党获胜,从两党原先的135席增加到146席。但日本参议院共有242个席位,2/3多数要达到162席。单就执政党而言,它离这一多数仍有一定距离。但因两个在野党也赞成修宪,加上这两个党的席位,一共是161席,仍差1席。只是再加上支持修宪的3名无党派参议员,才总算超过了2/3这条线。自民党虽然增加了6席,但正好是全部席位的一半,离单独过半就差那么1票,这一票的差距使得自民党内未能出现选举前非常期待的“大胜”情绪。
选举结果揭晓后,日本国内外的关注焦点当然是安倍接下来如何启动修宪步伐。作为一个“官三代”,安倍念兹在兹的就是实现自民党多年来的夙愿——修改70年前由美国为日本起草的宪法,完全去除“不得拥有武装力量”的紧箍咒,正式建立“国防军”,从而使日本成为“普通国家”。从2012年底重新执掌日本后,安倍已多次表述这一心迹,跃跃欲试的心情毫不掩饰。今年3月在国会他就直言不讳地表示:“希望在任期内实现这一历史使命”,而安倍的任期到2018年9月为止。因为安倍的后任显然不会像他那样对修宪问题如此执着。如果不难趁热打铁,毕其功于一役,很可能又是半途而废。
但一名政客能否实现其孜孜以求的目标,不在于他的意愿如何强烈,而取决于各方面的条件是否成熟。如愿以偿地在参众两院均获得了必须拥有的多数,但这仅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因为日本宪法第96条明确规定:在获得国会2/3多数赞成后,还得经国民投票获半数以上支持,宪法才能修改。眼下安倍确实已过了第一关,但能否也获得一半以上公众的支持,这里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从此前的各种民调来看,公众支持修宪的比率根本不到稳定多数,所以虽然安倍恨不能明天就实现修宪目标,但形势比人强,在条件尚未完全具备之际试图“强行突破”,只会碰得头破血流,这样的教训比比皆是。
事实很清楚,从2012年底以来,先后两次众议院和参议院选举,自民党都获得了胜利,这并非自民党如何深孚众望,而只是自民党的对手即日本各在野党太不成器。在自民党夺回政权以前,民主党曾主政3年多,事实证明该党根本不具备执政能力。民主党尚且如此,其他在野党更是自郐以下。选民将票投给自民党,实在是因为没有选择。也就是相比在野党,自民党还算差强人意而已。
自从泡沫经济破灭以来,日本经济已低位徘徊了20多年,国民的生活水平不升反降,人们对此怨声载道。安倍对这一现状非常清楚,深知欲获得国民的大力支持,就必须先把经济搞上去。因此上任伊始便推出了所谓“安倍经济学”。但几年来的实践已经证明,安倍的经济政策根本不成功。如今日本国民的关注焦点,根本不是什么修宪、安全和外交等议题,而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经济、就业和社保等问题,包括更具体的婴幼儿入托和入园问题。因为这一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就使得家庭主妇无法重返工作岗位,这就无法提升人口出生率,而人口下降是日本目前根本无解的超级难题。此前有一位家庭主妇因孩子无法入托居然在网上咒骂“日本该死,”此事引发了轩然大波。因此,在这次竞选中,安倍风尘仆仆到处演讲拉选票,却几乎不提修宪,完全聚焦于经济问题。显而易见,欲速则不达,急于求成往往会适得其反,安倍在日本政坛已是身经百战了,此事体大,当然要谨慎小心,稳扎稳打。
也正因为如此,在参议院选举获胜后,在11日的记者会上,安倍对修宪问题仍只字不提,这一姿态引发了右翼势力的强烈不满,《产经新闻》次日的社论对此已表露无遗。他们责问安倍和自民党对修宪问题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本国会尚未触及过修宪这一敏感度极大的问题。且不说在野党大多是根本反对的,就是执政党内部,公明党就不赞成修宪,在保留第9条这一体现和平宪法根本精神的前提下可以增加若干新条款,以适应变化了的新形势。因此该党领导人山口那津男明确表示,应珍惜第9条,没必要修改。另外,新当选的自民党参议员中,许多人脑子里考虑的压根不是什么修宪和集体自卫权等难啃的硬骨头,而是如何与产业界重新构筑新关系,从而恢复原先的“利权政治”(政治捆绑利益)架构。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在7月5日的一次电视节目中就明确表示,10年后说不准,就眼下而言,修改第9条的可能性为零。高村当然不是在对安倍泼冷水,而是让急于求成的右翼势力不要期望值太高,给他们降降温。安倍在剩下两年稍多的任期内,实现修宪目标的前景并不令人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