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上合组织15年:成果与展望
李新 2016-12-26
2016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将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举行元首峰会。此次峰会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峰会,是一次纪念性的峰会,它不仅纪念上合组织成立15周年,而且还纪念它的前身“上海五国”机制建立20周年。即将签署关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备忘录也标志着上合组织开始成长壮大起来。15年来,上合组织在不断完善自身机制和制度建设的同时,积极开展务实合作,安全、经济和人文交流等合作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特别是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成功地维护了地区安全、和平、稳定与发展。
一、形成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原则“上海精神”
上合组织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展边境地区加强军事信任和相互裁军谈判的“上海五国”,它的发展历程体现了一种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这是本地区国家多年合作积累的宝贵财富,是新世纪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相互关系的准则,是冷战结束以后国际关系领域塑造的核心理念,它选择的发展道路与合作路径体现并保障了全体成员国的共同利益,推动各领域互利合作,顺应了当今世界和平发展与合作的主流。“上海精神”的实质是以对话谋和平、以合作促发展、不结盟、不针对第三方和对外开放。本着“上海精神”和平解决了曾经引发军事对峙的的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努力打造跨境经济合作区,实现跨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成为探索维护和平与安全新途径的伟大创举。
  “上海精神”在承续和发展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符合现代世界形势发展的创新,它突出了和平、合作、发展的时代主题,反映了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愿望和要求,积极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反对强行输出制度和价值观、主张文明和发展模式多样化。“上海精神”颠覆和超越了在国际关系中长期流行的冷战思维、零和游戏等传统理念,倡导和平、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安全观和新合作观;它颠覆和超越了文明冲突论,倡导尊重多样文明,从而打破了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一大障碍。它打破和超越了大国关系、大国崛起的传统模式和思维定势。“上海精神”成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原则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通过对话合作,而非对抗冲突的方式,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尊重各自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求同存异,包容互鉴,共同进步;摒弃零和思维,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对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
二、上合组织安全合作保障了地区和平与稳定
在“上海精神”的指导下,各成员国联手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国家统一;稳定中亚局势和亚洲的安全;阻断毒品交易。共同维护了成员国的安全利益。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就把地区安全合作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在2001年6月上合组织成员国通过《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的同时,签署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2002年通过的《上海合作组织宪章》明确指出,本组织框架内合作的基本方向是:维护地区和平,加强地区安全与信任……研究并采取措施,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打击非法贩卖毒品、武器和其它跨国犯罪活动,以及非法移民。经过15年的发展,成员国在安全合作领域签署了300多份重要文件,举行了10多次反恐演习,在打击“三股势力”、禁毒、边防、大型国际活动安保、网络安全以及涉恐融资等领域建立了多边合作机制,取得了丰硕成果,上合组织成为本地区和平和安全的稳定器。近年来,随着阿富汗问题久拖不决,恐怖主义、宗教极端势力、“伊斯兰国”等日渐壮大,并向中亚、俄罗斯和中国新疆渗透和蔓延,上合组织成员国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反恐形势日益严峻。为消灭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上合组织成员国必将进一步共同努力,加强对恐怖主义势力和“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帮助阿富汗重建,保障上合组织提出的“维护和加强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这一基本宗旨的实现。
三、经济合作成为上合组织快速发展的第二个滚滚车轮
除了安全合作,上合组织成立之初就注重经济合作。上合组织早在2001年就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基本目标和方向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的备忘录》,明确了区域经济合作的目标,即发挥成员国经济的互补性以促进其经济的共同发展;扩大贸易和投资规模;促进经营主体间的合作生产和经贸活动的发展;改善贸易和投资环境,为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创造条件;协调各国对外经济活动方面的法律;发展服务贸易领域的合作;有效利用在交通和通讯领域的现有基础设施,进一步开发过境运输潜力;建立和发展实施区域经济合作的机制;保障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实施共同的生态规划和项目。2002年签署的《上海合作组织宪章》明确提出了开展经贸、能源、交通、金融信贷等领域的有效区域合作,促进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发展的任务,规划了经济合作的基本方向,即支持和鼓励各种形式的区域经济合作,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以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动。2003年还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支持和鼓励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经贸合作,发展互利经济联系,使各国经济重点领域生产和投资合作取得进展,并在此基础上增加相互贸易额,以提高居民生活水平”。2015年通过了《上合组织政府首脑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联合声明》,率先发展互联互通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通过贸易结构多元化和加强相互投资,提升商品和服务贸易的规模和质量,建立项目融资保障机制,推动上合组织框架内金融合作,开展本币互换,保障市场稳定,加强信息技术、医疗、教育、电子商务、能源利用等高技术领域合作。2014年与2001年相比,上合组织对外贸易总额从6897.8亿美元增加到52698.7亿美元,中国和俄罗斯作为上合组织中的两个大国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贸易额分别从100多亿美元上升到超过1000亿美元。
四、上合组织将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
2013年9月14日,习近平在上合组织比什凯克峰会上表示,“上海合作组织6个成员国和5个观察员国都位于古丝绸之路沿线,我们有责任把丝绸之路精神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同年11月,李克强总理在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塔什干会议上第一次明确“各成员国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希望各方积极参与新亚欧大陆桥建设,进一步畅通从东到西的大通道。2015年7月,上合组织《乌法宣言》表示“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同年12月,上合组织政府首脑郑州会议通过的《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联合声明》不但重申“支持中国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而且还“认为该倡议契合上合组织发展目标”。
2015年5月,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随后,中俄两国总理签署的《第二十次定期会晤联合公报》明确指出,“双方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的最有效平台”。
目前上合组织包括6个成员国、6个观察员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涵盖了欧亚大陆的主要国家和欧亚经济联盟的所有成员国。同时,上合组织也已经启动扩员程序。2016年6月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将在塔什干签署接收印度和巴基斯坦备忘录。此外,俄罗斯从2015年 “大欧亚”战略构想开始浮出水面,积极倡导其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与上合组织、丝绸之路经济带、东盟等密切合作,通过自贸区乃至经济伙伴关系构建“整个欧亚大陆共同经济空间”。2016年5月,俄罗斯在索契举办与东盟对话会议,新加坡、马来西亚等5个东盟国家已经同意与欧亚经济联盟就自贸区问题进行协商。东盟成员国越南早在2015年5月就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自贸协定。中俄携手,以上合组织为平台,“欧亚共同经济空间”战略构想与“一带一路”伟大倡议相融合,积极实施自贸区战略,加速欧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对共同致力于参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打破国际经济规则的垄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文献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