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龙静
助理研究员
欧洲研究中心 副主任
外交政策研究所
longjing@siis.org.cn
longjing@siis.org.cn
临危受命的英国新“船长”
龙静 2016-12-26
7月11日,英国现任内政大臣特雷莎•梅当选保守党新党魁,并将接替卡梅伦担任新一任首相。这也意味着,因公投脱欧而引发的英国政坛真空将就此结束,这艘决定驶离欧盟港湾,驶向未知海域的大船终于找到了新的船长。
这位临危受命的新船长是留欧支持者,但也长期对欧盟的官僚体系等持批评立场。同时她也拥有长期从政经验,确实是当前英国政坛上可能带领英国走出危机的最佳人选。但她将面临的是没有任何过往经验可借鉴的巨大挑战:
首先,是如何安抚好船上那些更愿意留在欧盟港湾内的乘客们。脱欧公投结果一出,苏格兰就表示,将有很大可能再次举行独立公投,以便使自己继续留在欧盟。同时,北爱尔兰的忧虑也在不断上升,如何处理同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如此之长的边境线,成了英国脱欧后摆在北爱尔兰面前的巨大问题。因此,英国新首相必须尽快与这些更愿意留在欧盟的地区进行协商,避免脱欧事件引发更为严重的英国解体危机。
在安抚好这些反应激烈的“特殊乘客”后,梅船长还必须团结起“全船上下”,克服因为公投而凸现出的党内分裂、党派对立和社会分化,凝聚共识,使国内各种力量与资源团结一致,成为其未来对外谈判过程中的有力支撑。
其次,这位新船长还必须尽快组建经验丰富的专家团队,明确界定英国的国家利益,制定出有利于英国的脱欧方案,尽可能如约在今年年底前后向欧盟正式提出申请,启动《里斯本条约》关于成员国脱离欧盟的第50号条款。英国能否按时启动脱欧程序,是欧盟乃至全世界都关注的焦点。这将有利于减少英国脱欧前景的不确定性,既避免国际金融市场因忧虑产生更多震荡,也推动各方积极有序地进入未来谈判的筹备和启动阶段。
再次,梅船长领导的专业团队还要为同欧盟各成员国以及欧盟整体的经贸谈判做好充分准备。自1973年以来,英国再没有开展过这样大规模的谈判。而当前,经贸谈判的复杂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年。例如,欧盟与加拿大于2013年才刚刚结束的自由贸易协定涉及1600多页内容,几乎覆盖了从金融服务业到渔业的所有领域。多年没有坐到谈判桌前的英国面对的是身经百战、实力强大的欧盟谈判团队。
所有上述挑战,归结到最根本的还是领导者的能力问题。在这样的危机时代,英国需要的不是为了赢得议会选举胜利而发起公投的卡梅伦,也不是一味迎合民众脱欧情绪而完全不考虑脱欧后果的约翰逊,而是一位具备长远视野、全局性思考,抛弃狭隘党派利益之争,高效制定谈判方案,并团结全国各界力量共同应对危机的领导者。
英国、欧盟乃至世界都期待着特雷莎•梅将是这样的一位领导者。

文献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