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陈友骏
副研究员
亚太研究中心
世界经济研究所
chenyoujun@siis.org.cn
chenyoujun@siis.org.cn
“安倍经济学”仍无药可救
陈友骏 2016-09-23

        9月21日结束的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彻底调整货币政策框架,并将政策目标从货币“供应量”调整为“利率”。与此同时,在维持负利率政策不变的同时,新设0%的长期利率目标。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央行宣布将继续维持货币宽松政策,直至日本国内的通货膨胀率超过2%。

  对于日本央行这一最新货币政策动向,外界的最强反应就是日本或将长期维持超宽松的货币增发状态。但这一政策效果究竟能否挽救日渐式微的“安倍经济学”,似乎仍是个未知数。

  值得注意的是,为何日本央行要选择此时急于抛出新政策?众所周知,在安倍政府2013年3月安排黑田东彦出任日本央行行长之后,日本央行的政策理念就一下子由“白”变“黑”。这里的“白”是取自日本央行前任行长白川方明的名字,而“黑”则来自于现任行长黑田东彦的名字。尽管这样看来“白黑之变”充满了一定的戏剧性,但它却真实地解释了日本央行在两任不同行长的时代,其货币政策的大相径庭。简言之,前行长白川方明在货币政策问题上极为谨慎,并不赞成凭借超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来解决长期困扰日本经济的通货紧缩问题;而与其相对,现任行长黑田东彦则是货币学派的忠实粉丝,始终坚持推行超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以实现日本经济2%的通货膨胀目标。因此,“白黑之变”反映出来的既是日本央行的重要人事变动,也是央行政策的根本性变化,更是日本经济政策的理念之变。

  另一方面,安倍政府之所以安排黑田东彦做央行行长,本身就是为了配合落实“安倍经济学”。实际上,无论是1.0版本、还是2.0版本的“安倍经济学”,其金融政策的核心组成就是超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但具体落实需要日本央行的通力合作。同时,迫于“央行独立性”的原则束缚,安倍政府对央行能否给予其必要的政策配合等抱有疑虑,因此,索性就逼迫原行长白川方明辞任,换上自己的心腹黑田东彦出任新行长。这样一来,日本央行则实质上完全放弃了“独立性”的基本原则,转而成为日本政府财务省下属的一个执行机构。

  应该说,经过安倍政府和“黑田央行”的“共同努力”,日本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得以稳步实施,大量的日元通货不断涌入市场之中。据日本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的货币供应量以每年约80万亿日元的速度持续增加,现已突破400万亿日元大关。这一数字基本等同于美国约3.8万亿美元的货币供应量。如此超规模的货币超发政策在战后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尽管日本央行已在竭尽所能地帮助或支撑“安倍经济学”,但不幸的是,“安倍经济学”却始终未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甚至连初定的2%通货膨胀目标也一直未能达成。情急之下,日本央行不断加码,持续增长量化宽松的规模,并借助各种不同的政策工具刺激市场。日本及美国的一些知名学者更是戏谑性地将其称为“坐着直升机撒钱”。应该说,这一比喻既形象,又贴切,就可惜“撒钱”的对象及渠道上发生了问题,使这一行径出现了片面化、非均衡化的特征,进而导致整体政策的失效以及社会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

  从这一层面来看,此次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结果也只能算作是对“安倍经济学”的又一次无条件支持。尽管它声称要将政策目标从货币“供应量”调整为“利率”,但并没有说要放弃调整货币供应量,甚至最后还补充说未来不排除加码货币政策的可能,为将来有可能发生的“退守”留一条后路。

  当然,对于黑田东彦执掌的日本央行而言,此次政策会议必须向市场投射出足够的“亮点”,以适度缓解外界对他本人及超规模量化宽松政策的质疑,同时也对“安倍经济学”的下一步展开添加利好消息。

  最后需要提醒的是,三年多的超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并没有换来实质性的成果,而日本经济也仍然濒临持续衰退的边缘,因此,我们并不希望日本央行的此次政策会议只是玩“文字游戏”,进而掩饰“安倍经济学”、甚至是日本经济背后所隐藏的巨大风险。


文献来源:9月23日《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