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明年上半年是中美安全关系“危险期”?
张哲馨 2016-11-16

        热闹了一整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终于在上周落下帷幕。特朗普拿下超过270张的选举人票,出人意料的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相比于谁当选总统,中国的观察家或许更关心的是未来的中美关系会出现哪些变化。

  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感到自己被现代化和全球化浪潮所遗弃的草根民众——他们曾经有过的梦想已被对现行体制与政策的不满和绝望所代替,认为美国已沦为资本家和精英阶层所把持的“衰落国家”,因而拥护特朗普提出的一切以美国大众利益为先的“再造伟大美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计划,哪怕世界再次陷入纷乱也要独善其身。

  简单地说,特朗普的对外政策思路可以归纳为“保护/孤立主义”。具体到对华政策上,他可能采取的政策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将主要体现在安全、经济和人才竞争三个方面。

  安全领域:2017年上半年是中美关系“危险期”

  由于美国在亚太地区长期而广泛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存在,无论谁当选总统,都会继续加强同亚太盟友及伙伴国的联系,以制衡中国过快上升的地区影响。特别是新总统上任之初即明年上半年,为了树立强悍的总统形象和权威,美国很可能在南海、东海、朝鲜半岛等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比如更频繁地在南海进行演习或巡航行动,这必然导致中国政府坚决有力的回应。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可能因缺乏经验所导致的一意孤行或双方沟通不畅而使两国在军事上“迎头相撞”。

  对中国来讲,应尽力避免南海、东海、朝核及台海等热点问题出现共振,这就需要在面对美国压力时采取“攻守兼备、张弛结合”的灵活方式,而非一味示强、寸步不让。

  如果中美两国平安度过了最初几个月的“危险期”,美国新总统很可能基本沿着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的老路,一边以日美同盟为核心,继续拉拢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及一些东盟国家共同制衡中国,并让这些国家在其中承担更多责任,另一边加强同亚太各国的经贸联系,使“再平衡”战略更多向经贸、国际规则等软的方面倾斜。这种情况下,中美可能通过更多沟通与合作(包括扩大军事交流),逐渐令对方理解和信任自己的战略意图。两国将在共同管控危机、维护地区安全秩序的过程中不断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合作伙伴关系。

  经济领域:中国加快推动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机遇期”

  中美之间每年5600亿美元的庞大贸易额经常被称作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然而,由于特朗普在竞选时曾表示要在此议题上加大对华施压,可以预见两国未来会在贸易、金融、投资、产权保护等方面出现更多摩擦。尤为重要的是,两国的争议焦点正从过去某一具体经贸问题上升到经贸规则制定的高度。

  奥巴马总统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就是在现有的世贸组织(WTO)规则体系之外,另立一套标准更高、执行更严的贸易规则,将美国擅长的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市场准入等要素变成新一代的贸易标准,这必将对短期内难以采纳这些标准的国家形成巨大压力——或者损害部分经济部门和企业的竞争力,甚至丧失部分经济主权,或者逐渐被排斥在美、日等亚太发达市场之外。未来几年,中国经济不但会经历新一轮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的阵痛,还将面临更加艰巨的外部挑战。

  尽管如此,中国仍有望在加强地区经济合作过程中逐渐解决这些问题。特朗普当选总统则更加可能,因其必将采取更多贸易保护措施,并以现有贸易规则会“摧毁美国制造业”为由反对TPP等跨地区经贸协定,从而削弱美国的国际信用和地区经济影响力。如中国能把握这一时间窗口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全力推进更加适合亚太各国经济现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及双边自贸区谈判,很可能会在基础设施对接的基础上,实现同亚太各国更深层次的经贸一体化。

  人才竞争:决定中美未来气运的关键因素

  当今国家之间的竞争更多是制度、环境、人才、技术的竞争,其中人的要素是最重要的,未来的中美关系将更多证明这一点。根本上,这取决于两国的社会环境和发展趋势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如果特朗普在上任之后,能够有效应对两党之间的彼此诋毁和相互拆台,逐渐弥合美国社会多年形成的阶层裂痕,使整个社会重归稳定、包容和进取,则美国经济会逐渐向好,民众生活水平和职业上升机会也将不断提升。这样,可能有更多的人才选择流向美国。

  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且不论目前是特朗普当选总统,他很可能尽力去实现他对限制移民和外国留学生的竞选承诺,从而更难吸引全世界包括来自中国的大量人才。即使是希拉里获胜,也不大可能扭转美国政治愈加两极化的负面倾向,美国的社会经济还将在全球经济不振的大背景下继续挣扎。假如中国继续改革开放的步伐,为吸引各国人才提供各种有利条件,有望迎来又一个快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战略耐心”是中国的制胜法宝

  特朗普在任期内将迎来中美建交40周年的重要日子。与40年前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国已不再是一个主要依靠精神和信仰的贫弱国家,而是一个在各方面都展现出相当实力、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全球大国。不管未来美国对华政策如何变化,我们需要看到:中美关系的上限与下限是由双方实力地位所决定的。中美两国既不可能成为盟友,也不大可能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双方就是在这样的上下限之间处理彼此关系。

  同中国相比,美国无论在政治领导力、经济发展势头,还是资源投放能力方面都愈显不足。未来,中国应本着更大的信心和耐心,在坚持和平发展的同时,更加灵活地处理对美关系,不为短期困境所扰,不因眼下风波而躁。毕竟,只要中国能够坚持在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各方面不断完善发展,在促进国内民生的同时逐渐加大国际贡献,时间终归是站在中国一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