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陈友骏
副研究员
亚太研究中心
世界经济研究所
chenyoujun@siis.org.cn
chenyoujun@siis.org.cn
关于特朗普新政的一些思考
陈友骏 2016-12-06

        美国新一届总统特朗普即将上任。而关于新政府的经济政策,主要焦点则集中在国内经济刺激政策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问题上。基于现有的资料分析,特朗普新政府或许会表现出如下特征。

  第一,特朗普经济政策存在变数,竞选口号不能代表一切。竞选期间,特朗普宣扬的经济刺激政策着重于增加美国政府支出,扩大并改善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并借此增加国内就业岗位和民众收入。

  从历史的视角来看特朗普的这一政策似乎在仿效20世纪80年代的里根政府,同时也让人仿佛看见了罗斯福新政的影子。尽管特朗普的这一想法是值得肯定的,但实现这一目标的困难却是不容小觑的。

  其一,美国国债规模的迅速扩大是约束政府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障碍。据估计,2017年初,美国国债规模将跨过20万亿美元大关,大幅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总规模。尽管相对于日本等国家的国债规模而言,美国国债占其GDP的比重还相对较小,但这在美国历史上却是罕见的。而且,美国国债的相当一部分被海外投资者所持有,这就增加了其未来国债走势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进而迫使其必须尽快地设置“红线”,防止国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其二,共和党传统政治理念束缚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空间。与民主党不同的是,共和党一直主张“小政府”的政治理念,即收缩政府的规模和管理权限,尤其是减少政府对宏观经济运行的直接干预。鉴于此,特朗普的经济理念似乎与共和党的传统理念背道而驰,这或许会掣肘特朗普新政府未来的经济治理政策空间。

  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元指数强势上涨(已突破100重要关口),国际油价也猛然回升。应该说,这些因素的产生有助于美国经济的稳定增长。不仅如此,欧洲政治局势进入动荡期,英国的脱欧,意大利公投结果及总理的辞呈,只是揭开了欧洲政治戏剧的帷幕,接下来可能产生更加不靠谱的“黑天鹅事件”。

  受其影响,欧元汇率走低是在所难免的,这也将进一步支撑美国汇率的强势走高。以此为背景,美元若能保持中短期的较高汇率,则有助于国际游资重新回到美国,并带动美国国内投资的增加和宏观经济的进一步好转。

  第二,TPP很难被实质性放弃。尽管特朗普已明确表示,他一接任总统职位,就将宣布美国退出TPP,但这一表态只能是“表面文章”或“缓兵之计”。换言之,特朗普政府不可能实质性放弃TPP,主要存在两大动因。

  其一,“另起炉灶”的谈判成本太高,美国及其他相关方均不愿为此“买单”。放弃TPP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必须创新性地构建新的经济合作平台,并与相关国家进行沟通和妥协,这需要巨大的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值得一提的是,TPP能够取得如此成果已实属不易,美国、日本及相关当事方均付出了极大代价,才能达成一致妥协。

  若放弃TPP,启动其他类似的双多边自由贸易谈判不仅美国没有做好准备,就连日本等其他TPP成员方也没有做好相应准备,所以,不可能实质性放弃TPP,因此必须指出的是,重启TPP谈判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特朗普政府为了追求政治成绩及权威性,肯定会竭尽所能地否定奥巴马政府的一切成绩,其中自然也包括TPP。鉴于此,特朗普政府将对TPP实施改造,不排除加入新政府的政策主张与想法,从而进一步提升TPP的准入门槛和要求甚至也可能对TPP“改名换姓”,以彰显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引领性。

  其二,TPP代表美国国内对全球贸易及经济治理的主流观点。TPP的产生不是偶然的,其背后的最大推手就是美国国内政界及商界的经营阶层,而TPP直观地反映了这一阶层对未来全球贸易及经济发展的理解与设想。因此,特朗普政府未来不管是搞出这样那样的自由贸易协定,还是经济合作协定,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内容势必与TPP内容相重叠。

  由是观之,特朗普政府很难违背美国国内的精英阶层,“另起炉灶”般地构建一套新的自由贸易理论框架。从这一层面来看,我们似乎应重新评估对TPP的研究价值。综上所述,尽管特朗普新政府在经济政策上存有很多新创意和新想法,但在个别问题上,或许它也很难摆脱“萧规曹随”的漩涡。


文献来源:2016年12月6日《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