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非本院作者
张卫婷
西亚非洲研究中心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重新计票是自由派对特朗普的绝地反击
张卫婷 2016-12-16

        近日,美国大选又起波澜,绿党以投票系统可能遭到黑客侵袭为由,发起在少数关键摇摆州重新计票,希拉里团队随后宣布跟进。尽管很难改变大选结果,重新计票却能打破选战以来特朗普对“民意”的垄断,帮助建制派形成针对特朗普的新的制衡。

  《纽约时报》前几日的一篇文章称,鉴于希拉里在威斯康辛州使用电子票的县得票率平均较纸票县低了7%。一些律师和计算机专家据此提出该州投票系统可能遭黑客攻击的假设。由于此次大选始终笼罩在黑客影响选情的阴影下,最近出炉的大选计票又显示希拉里比特朗普多拿了200多万普选票,因此以上说法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作为第三方参与竞选的美国绿党主席随即以检查民主程序和确保公平的名义,向威斯康辛州提起重新计票申请,并且积极筹款准备也向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关键摇摆州提出相同申请。

  但是由于以下三个原因,重新计票很难改变大选结果。

  其一,希拉里的选举人票落后太多。特朗普选举人票以306:232大幅领先。希拉里需要威斯康辛(10票)、密歇根(16票)和宾夕法尼亚(20票)三个摇摆州全部翻蓝,才能满足最少270票的胜选资格。希拉里在双方最接近的密歇根州也差了1万多票,因此除非大选中发生了广泛而系统性的作弊,三州全部翻蓝很难想象。事实是,大选中除两党代表外还有第三方独立志愿者同时监督投票和计票,要大面积买通志愿者并不简单。而且据最新消息,宾州已经以申请逾期为由拒绝启动重新计票。

  其二,重新计票的依据并不充分。希拉里在威斯康辛州不同的县得票率存在7%的差异是重新计票发起的逻辑起点,但是这既不是官方说法,也缺乏科学意义。据了解,该州约10%的投票采用电子方式,72个县中有50个使用电子投票。各县使用电子票的情况出入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各县电子票和纸质票的投票率高低没有意义。事实上,触屏投票机一般只投放在边远农村地区,而希拉里在农村的整体得票率本来就比较低。

  其三,特朗普将抵制任何不利结果。当选总统后,特朗普通过任命新政府内阁成员初步形成了自己的政治联盟。华尔街和一批建制派政客已经倒向特朗普。即使发生小概率事件,三个州的重新计票结果都有利于希拉里,特朗普阵营为了既得利益,也会借口其它选举不公由头而拒绝让出总统宝座。争议最终会被提交给众议院投票解决。但是掌握国会多数的共和党会抛弃组阁领先的特朗普,反过来拥护民主党的希拉里吗?

  凭借煽动民粹,商人特朗普首次跨界政治,就几乎单枪匹马将整个建制派挑落马下。超然的政治地位和极度自负的个性放大了当选总统对美国民主政治本身的潜在巨大危害。

  实践证明,商业手法包装政治宣传的电视真人秀套路确实比传统的一本正经的政策宣示更能让普通民众喜闻乐见。跨界身份和政治无经验使得民众能够宽容他对现状的大肆抨击。特朗普藉此煽动民众对建制的不满和仇恨,进而向民众兜售“我将带来变化,而你们不可能损失更多”的廉价政治承诺。然而民粹一经民主程序渗透政权肌理,民主机器即开始空转,预设的自我纠错机制无法区别民粹和民主。

  当选后,特朗普尝试缓和与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的关系,但仅止于说服对方接受他才是对的。他拒绝承诺切割家族商业和白宫工作以及带着家属会见日本首相的非传统作法增进了外界对他从政意图的怀疑。正如外界此前所担心的,他的人事政策安排也越来越多呈现出保守主义、孤立主义甚至种族主义的特点。而且特朗普在竞选时曾宣称要彻底清理政治体制,每通过一项新法案就要撤销两条旧法案。特朗普可能会放弃很多激进竞选口号,比如退出北美自贸协定以及在美墨边境造墙等,但是一旦新科总统为标示自己“与民众同在“,真的将政治改革的竞选承诺付诸实践,那他将轻松绕开所有的制度性制衡,成为货真价实的独裁者。

  特朗普当选后的任性和不妥协促使自由派中希拉里的支持者和特朗普的反对者团结起来,并针对特朗普的滥权倾向展开联合反击行动。尽管希拉里已不可能逆转大选结果,但她多出200万普选票的优势是一个政治遗产,是自由派预防特朗普的积极工具。重新计票就是要在特朗普正式上台之前,警告其权力来源的明显缺陷,迫使其在人事和政策安排上作出妥协。名义上,重新计票是要检查民主程序,这将进一步强化有关俄罗斯黑客干扰大选并帮助特朗普胜选的猜测,从内部异化特朗普,分化其支持阵营,使新政府在亲近俄罗斯时有所顾忌。实质上,重新计票将宣示希拉里巨大的普选票优势,从而打破特朗普民意垄断地位,为自由派阵营提供制衡特朗普的最后依据。

  威斯康辛州的重新计票已经打到了特朗普的痛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他的一切合法权力来自于大选,包括作为形式的选举程序和作为内容的民众授权。虽然特朗普认为后者才是他真正引以为豪并且“不可触碰”的原因,但恰恰是曾经遭他大肆抨击的前者才给了他侥幸上台的机会。选后他先是宣称普选票较少是针对选举制度有意设计竞选策略的结果,如果改变游戏规则他也可以获得更多普选票,随后他又公开质疑希拉里支持票中有很多是废票、死人票。对于重新计票,特朗普恼羞成怒,痛斥胡闹和浪费之外,甚至威胁将撤回新政府不继续追究希拉里邮件门的承诺。

  重新计票将对美国社会心理和政治安排带来微妙变化。首先,希拉里将以此为标志光荣退出政治舞台,帮助自由派和民主党重新找回坐标。这些客观上都为美国社会弥合大选后分裂、恢复相对政府的心理优势创造了条件。其次,特朗普融入建制派的过程虽仍有反复,但是制衡机制正在恢复活力。为了平衡自由派和主流媒体,特朗普会争取兑现更多竞选口号以巩固支持基础。然而新政府将完全承担继续任性导致的国内政治分裂扩大的责任。这势必会负面影响政府执政绩效,进而拖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和下次大选中的表现。鉴于此,共和党主导的国会也会有意从一开始就保持与新总统的距离。


文献来源: 2016年12月16日亚洲新闻周刊第3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