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亚洲安全架构建设的渐进思路
杨洁勉 2014-11-22

    在探索亚洲地区安全架构方面,逐步渐进思路值得考虑,或许始于旧瓶旧酒,然后旧瓶新酒,最后是新瓶新酒,达到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一是阶段思维。近年来,主要各方对亚洲地区安全架构的战略思维以宏观展望为主,亚洲新安全观在理论思维上也达到很高的境界。因此,当前最需要的是中观和中期战略思维,研究主要地区战略架构设想的异同,提出阶段性战略规划,从而使叠床架屋的“面碗”逐步整合成具有较强可行性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作为起步,需要提出和落实现有安全架构的共处的战略指导原则,并为它们未来彼此互动和相向而行准备条件。

  二是原则建构。安全问题事关国家生死存亡,难度和敏感度都相当高。第一,善用现有地区安全架构。现有架构拥有相对稳定基础、运行经验和机制人员。从某种意义上讲,用足用好它们有助于各国的战略互信。与此同时,也要看到这些安全架构的不足之处,如现行的轮值国主席制度时常导致建议多和落实少的通病。第二,重视安全合作的多元特点。亚洲安全架构具有多元多样多极等特点,在规划和推进时要少搞“多元对立”和多搞“多元平行”,并在可能条件下实现“多元合作”,例如在朝鲜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以及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时加强国际合作等。第三,协调推进地区安全架构建设。亚洲安全形势复杂多变,一些安全架构相互冲突,因此需要加强有关各方的事先沟通、事中协调和事后评估。近些年来,中国的“香山论坛”和“世界和平论坛”以及亚洲各国的安全论坛正在发挥着“二轨”和“一轨半”的作用,需要在现行轨道上继续集思广益,凝聚共识,推护和平,保障安全。

  三是亚洲属性。亚洲地区安全架构建设既要突出亚洲属性,也要重视其全球兼容性。首先,现有次区域安全架构要履行各自职责。上合组织、亚信会议、东盟地区论坛、朝核六方会议、美亚同盟体系等要更加建设性应对各类安全挑战。其次,拟议中的亚洲安全架构要基于亚洲的区情。在建构亚洲安全架构时,必须充分考虑到本地区的历史、宗教、文化、社会和经济,在需要和可能中找到平衡,有序推进,有效运作。最后,争取亚洲和世界安全架构的有机对接。一方面,亚洲安全架构不是为了证明亚洲以外地区的理论或战略。另一方面,也要充分考虑到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的全球共性,需要同步推进亚洲和全球的安全共同体。为此建议香山论坛考虑撰写相关的战略报告,为亚洲安全新架构多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