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中美俄亚太战略趋势和互动特点
2014-04-09

 第七届“中美俄三边关系”国际学术研讨会

  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

  上海•2014年4月8日



  中美俄都是具有全球影响的大国,但因各自不同的国家利益和综合国力,它们的亚太战略及其趋势既有重合面,也有不同点。从10年的时间框架来看,中美俄的亚太战略具有以下趋势和特点:

  一、中国将制定和实施更加全面和进取的亚太战略。中国把亚太视为其最为重要的周边地区和全球主要大国互动的平台,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同时将实施更加全面和进取的亚太战略。“更加全面”是指,中国将努力把经济合作转化为政治、安全、社会和文化等领域的合作动力,继续为中国现代化建设营造有利的周边环境。“更加进取”是指中国将继续把亚太作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试验田,同亚太国家一起建设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换言之,中国未来10年的亚太战略目标既有物质性指标,也有文化和价值观等非物质元素。

  二、美国将在不断调整中修正和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未来10年,美国在其全球战略中将继续提升亚太的地位并继续推进各种名义下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军事安全是其战略优先,以美国为首的亚太盟国体系将从双边的辐辏型朝着多边网络型发展,政治外交围绕美国同中、印、韩、印尼、澳大利亚等新兴大国、地区大国(即“中等强国”)以及东盟等地区组织的关系展开。经济关系的重点在于TPP,美国力图将其建构成美国“一体两翼”的全球经济新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俄罗斯亚太战略的重点在于地缘因素和能源外交。未来10年,俄罗斯在亚太的综合能力还不足以发挥全面影响,所以重点还是放在能源驱动的经济合作以及俄中地缘战略合作两大方面,以此逐步扩大俄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和作用。此外,俄罗斯还将加大对各种地区合作机制的参与度,并重视发展与日本、印度和东盟等亚太主要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关系。

  四、中美俄的亚太战略互动特点。第一,中美俄在亚太地区具有合作和竞争、有时甚至是斗争的关系。总的来说,三国都是APEC、ARF、EAS等合作机制成员,对亚太对话相对积极,在朝鲜核等问题上的立场也较为接近。但是,中美俄一时难以改变战略互疑,深层次的合作受到相当大的制约。第二,中美俄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互动还受到它们在其它地区互动的影响,如在中东和前苏地区(如乌克兰/克里米亚问题)。三国在区域内外的互动将进一步反映出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将影响到其它国家和地区。第三,中美俄三国在亚太地区的互动日益与地区经济和安全机制相关。

  五、关于中美俄增信释疑的四点建议。首先,加强经济和安全机制的合作,如在重大问题的事先通报和磋商,防止“突发奇想”(No surprise),加强经济和金融合作,联合进行人道主义救助或军事演习等。其次,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联手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合作应对日益东进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等。再次,开展多层次和多渠道的战略对话,启动三边“一轨对话”,加强三边“二轨对话”,加强机制性战略沟通。最后,超越三边合作的地域和领域束缚,同更多的国家在更多领域内相互合作,并在扩大合作中逐步缩小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