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手记一:菲永何以赢得中右翼党派初选?
宋卿 2016-12-26

      11月27日,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中右翼党内初选第二轮投票结果显示,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以66.8%的大幅优势击败另一位前总理、波尔多现任市长阿兰•朱佩(33.2%),由此成为代表传统中右翼政党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

      作为共和党中的“激进主义者”,菲永政策体现为经济上采取自由主义(休克疗法),社会上采取保守主义(维护右派传统价值)。从共和党初选两轮数据显示,菲永的优势极为明显。笔者认为有以下几方面因素:

菲永:天时地利人和

      第一,收放有度、一张一弛。菲永政策在经济上“放”,放开政府对企业的监管,盘活市场资源;同时在社会问题上“收”,收紧移民政策。一方面回应了法国民众求变的心态,另一方面,其“休克疗法”式的主张迎合了法国政坛极化、西方社会极化的趋势;

      第二、准备充分、有的放矢。菲永虽于2015年宣布开始竞选,但实际上从2013年便开始准备。期间,他走遍全法,深入基层,找出了解决法国走出经济困境和社会困扰的一切切实可行的思想和办法,形成了一套认真、贴切、大胆的纲领。比如,对劳动法“动刀”——大幅度减少企业税收,废除35小时工作制(私营部门增加到39小时或内部谈判)、减轻中小企业行政手续,为解聘程序提供便利;最低退休年龄从62岁延长至65岁;对公务员“动刀”——五年内裁减50万个公共部门岗位,公务员每周得工作39小时;对移民“动刀”——将移民减少到“严格的最低限度”,增加非法移民的驱逐出境,联络各国收回非法移民,重新加强欧洲国家边境管理等;

      第三、左右通吃、大佬支持。此次党内选举涉及的选民包括左派选民,其中极左翼选民在理念上认同菲永。另外,萨科齐、朱佩等党内大佬也表示在之后总统选举中支持菲永。一方面,共和党在面对国民阵线时历来有团结一致的优良传统;另一方面,通过支持候选人来实现政治交易是政客们的惯用手法。

      第四、亲民健谈、沉稳踏实。相比于朱佩在公众面前高冷寡语、恃才傲物的形象,菲永在法国民众面前呈现的则是平易近人,能言善辩。他在深入基层、体恤民情时,往往尽可能地同民众打成一片,懂得倾听,让人没有距离感;而相比于萨科齐的行事高调、哗众取宠,菲永又体现出为人低调、行事稳重的一面。如果对前两场辩论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菲永不会是最语出惊人的那个,但他的观点却犀利明确。而即便在获胜后公开庆祝时,他也始终保持凝重的神情,重任在肩。

      第五、军师出马、华人支持。菲永的竞选活动负责人斯特凡尼尼功不可没。这位曾在1995年将希拉克送上总统宝座的“军师”宝刀不老,为菲永量身订造竞选方案。比如在形象定位设计上,他将性情温和、缺乏棱角的菲永打造成“更强硬、更有力量和攻击性”的锐利风格;在细节把握上,他亲自校对菲永的竞选纲领文件,丝丝入扣、细致入微,连标点符号、字体等也不放过;在竞选手段上,他双管齐下,线上通过youtube和facebook等社交网络接触网友,线下则在车站、邮箱投递了150万份菲永竞选文件,让选民可以吃透纲领;在对外宣传上,他嘱咐菲永在向支持者发表演讲、表达感谢时始终将右手手掌置于胸口从而体现诚意。此外,华人团体中也有一支支持菲永的力量。据巴黎AUBERVILLIER市华人议员、菲永支持委员会负责人田玲女士介绍,巴黎的华人群体对菲永竞选普遍持支持态度。同时,委员会将在之后几个月在全法范围内展开支持和宣传活动。

      第六、年龄履历、皆是优势。相比于勒庞的48岁,朱佩的71岁,菲永62岁是总统任期的黄金年龄。此外,其丰富的从政经历也是一大优势。2002年5月进入拉法兰政府,担任社会事务、劳工和互助部长,并实施“菲永改革”。2004年3月至2005年6月,菲永担任国民教育、高等教育和研究部长。任职期间,他对法国教育制度进行了部分改革。可以说,在改革方面有丰富经验。菲永坦言,在萨科齐时代,他没有得到足够的权限施展抱负,若他成为法国总统,他承诺将很快开启改革进程。

对手:策略失误

      萨科齐败选有其必然性。第一、政绩平平。其担任总统时未兑现竞选承诺,经济没有好转,失业率依旧高企 ;第二、官司缠身。2013年10月,萨科齐曾涉嫌从化妆品巨擘欧莱雅的继承人贝当古那里获得非法献金而接受讯问和正式调查。 最终,法庭因证据不足对萨科齐免于起诉。2014年7月,其因涉嫌探听司法机密和腐败接受法国警方的调查,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因涉嫌腐败遭警方拘留的前总统,他将面临冗长的法律程序。另外,在2008年的一桩仲裁案中,法国富商塔皮获得近4亿欧元的赔偿。在萨科齐任内担任法国财政部长、现任IMF总裁的拉加德受到指控,这一指控也牵涉到了萨科齐。第三、生活奢侈。其在任时就被媒体称为“blingbling总统”(金光闪闪总统),行事高调,作风张扬,令一部分法国百姓厌恶。

      朱佩是一个有实力的对手:他曾在前总统希拉克手下担任过总理,然后在萨科齐时期担任过防长及外交部长。所有人本以为朱佩将会胜出。不过他犯了三个错误。第一、过于谨慎。前文所说的军师斯特凡尼尼曾和朱佩共事二十载。两人还一同为总统希拉克“顶锅”(巴黎虚假职位案),可谓福祸与共,交情不浅 。斯氏最初想法是帮助朱佩参选,但彼时由于朱佩尚未下定决心,他只能选择踌躇满志的菲永;第二、过于轻敌。由于初选前民调未显示菲永的高人气,朱佩因此未将菲永当回事,而是把萨科齐作为主要竞争对手;第三、过于求全。朱佩的失策在于将初选俨然当成了总统选举次轮,从而未把右翼和极右翼选民作为主要拉票对象,反而过多强调拉拢中间选民,这一点从其政策力度不够强硬可见一斑。殊不知,欲赢得中右翼党内初选,候选人要“够右”。2002年总统大选首轮中,时任总理的社会党人若斯潘为了争取尽可能多的民意而选择立场中立,结果败给了立场鲜明的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朱佩其实犯了当年若斯潘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