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张迎红
副研究员
欧洲研究中心 主任
全球治理研究所
zhangyinghong@siis.org.cn
zhangyinghong@siis.org.cn
民粹主义是“屌丝主义”吗?
张迎红 2017-03-28

        今年,欧洲的三场大选:荷兰、法国、德国大选引起了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荷兰大选已经尘埃落定,极右翼政党在大选中没有获得最终的胜利,对右翼民粹主义发展势头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遏制,但是,欧洲的民粹主义思潮和运动仍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将对未来欧洲的政治板块构成重要影响。小编就欧洲民粹主义问题采访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张迎红,专家对此问题进行了解读。


        问:现在有网民把民粹主义称为“屌丝主义”,把本土白人民粹主义者称为“白屌”,你认为这个比喻是否妥当?

        答:民粹主义的英文是populism,中文把它翻译成民粹主义或平民主义,民粹主义这个词的确容易与大众民主、草根等概念相关联。民粹主义是民主思想的分支,以维护平民利益为由。民粹主义不是一个新现象,民粹主义民主作为政治秩序的理论构建可以追溯到希腊时期对民主的定义。最初民主的概念是指政府权力的最终来源应来自人民或平民,是对国王、暴君、专家(柏拉图之类的哲学家)的取代。从政府构建来看,民粹主义应追溯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美国独立战争之后,关于如何组建政府,当时有不同的理解。大致可以分为三派:第一派为华盛顿,他坚信唯有人民拥有对国家的主权,但是他的思想只是提出一个抽象的“人民治理”的概念,这一思想也体现在后来林肯的著名论断中,即“民主是人民的政府,为了人民,由人民来治理”。第二派是由哈密尔顿提出,哈密尔顿是对大众民主怀有深深忧虑,他对“大众热情”表示怀疑,担心大众民主会导致大众暴力,他提出了精英民主的思想,认为人民必须受到睿智的精英集团所控制;第三派是由麦迪逊提出,他折中了上面两派的意见,首先承认“人民”在政治上是有作用的,但也提出,人民的权力必须受到一定的限制,如何限制,即授予少数人群以一定的特权,尤其是授予具有睿智的精英上层阶级以一定的权力来阻止政权受到“暴徒”的颠覆,以此来保护人民。这一思想被称为“麦迪逊民主”,并构成了对美国宪法解释的主流理论,“麦迪逊民主”代表的是精英对多数统治的怀疑,这种怀疑主义主要体现在权力分割和制衡体系。

        美国民主的建立是按照三权分立,其本质是精英民主。因此,民粹主义是对美国麦迪逊式民主的一种反对,它反对精英民主,强调的是大众民主。

        问:民粹主义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如何区分各种形式的民粹主义?

        答:民粹主义的核心理念是强调人民这一笼统的概念,总体上是反对现存体制,其关键是对人民的概念进行划分,谁是人民,谁不是人民。随着历史阶段的不同,根据对“人民”的不同划分反映了不同时期民粹主义的特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时期:第一阶段,西欧北美的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主要是反对封建君主和贵族。这段时期的民粹主义主要将人民定义为平民,将君主和贵族排斥在人民的定义之外。第二阶段,资本主义迅速发展时期,主要发生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当时北美的激进运动和拉美的贝隆主义、以及俄国的民粹派最具典型,主要是反对大资产阶级、大地主和金融阶层。第三阶段,纳粹时期,主要以种族来划分,以是否是雅利安种族来划分,把犹太人、吉普赛人等人排斥在人民之外。第四阶段,苏东剧变时期,反对国家官僚主义,将官僚阶层排斥在人民之外。第五阶段,当前民粹主义现象,以种族、民族、宗教来划分,把本地的白人、基督教等是视为人民,将穆斯林等外来种族排斥在人民之外,反对外来移民、外来文化。

        从以上的发展来看,民粹主义大致有两大类,即左翼民粹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左翼是将人民按照阶级/阶层来划分的,反对的是上层精英和统治精英,这个精英阶层包括封建君主、贵族、大资产阶级、官僚阶层,而右翼民粹主义对人民的定义是以种族、民族和宗教因素来划分,又被称之为种族民族的民粹主义,如希特勒时期的极右,它是按照种族民族来划分,以德意志民族、雅利安种族来划分,它不反对本国精英阶层。

        问:当前民粹主义的特点是什么?

        答:当前欧洲所发生的民粹主义和极端思潮而言,主要有几个特点:第一,以右翼民粹主义为主,重点是以反种族为主。主要是反对移民、反对外来文化,强调维护本民族的特性。第二,出现“双反”的现象,既反种族、也反精英。刚才我们说了,反种族属于右翼,反精英属于左翼,但是这次右翼民粹主义也反精英,这是因为,它们认为目前的外来移民和外来文化对本国的大规模进入是这些政治、经济和知识精英所提倡的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政策所导致的,因此,首先要反对移民,其次也要反对造成移民现象的这些统治精英,但本质和源头上仍然属于反种族性质的。第三,左右翼民粹主义出现合流。传统上左翼民粹主义主要是反上层统治阶级,不反移民,但这次左翼民粹主义也高举反移民、反全球化、反欧洲化的主张,因此,在欧洲出现左右翼民粹主义合流的现象,目前欧洲的民粹主义运动和政党已经很难在政策上加以区分了,都提出反全球化、反欧洲化、反外来文化、反移民的政策主张。而左右翼民粹主义合流与传统中左、中右翼政党合流相对应。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全球化浪潮的推进,出现了传统中左和中右翼政党合流的趋势,中左政党也开始提出全球化、自由化的主张,如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施罗德的新中间路线等,其所谓的第三条道路和新中间路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间道路,而是向传统中右翼的自由主义靠拢,是中左披上了中右翼的外套。正是因为中左政党与中右翼政党在政策理念上的趋同,导致传统由中左政党所代表的广大欧洲本土产业工人阶级的利益得不到捍卫,转而支持右翼或左翼民粹主义政党。因此,这一轮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兴起,究其本质和根源而言,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随着经济全球化导致欧洲地区贫富悬殊的加大,民粹主义政党的阶级基础将更为强化,民粹主义作为思潮和运动将得到更大的发展,它是全球化浪潮的产物,也是对全球化的一种反制。

        问:民粹主义政党对欧洲政坛的影响是什么?

        答:民粹主义政党与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具有极端思潮、反对现行体制和主流价值观的政党也统称为反建制派,或造反党,英文中使用Insurgent party这个词,国内也统称为极端政党。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的光谱比较宽泛,从极左到极右都有,主要政见为反对移民、反对全球化、主张贸易保护,比较著名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为法国的国民阵线、左翼民粹主义政党为意大利的五星运动等。目前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国家中的各级议会中掌握了大量席位,尤其是在地方议会和欧洲议会中,占据的比重较多,并在8个成员国中单独执政或参与联合执政。如目前波兰和匈牙利的执政党也被欧盟主流视为民粹主义政党。

        极端政党对欧洲政坛的主要影响:1. 组阁困难,政府难产。目前,民粹主义政党对欧洲政坛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不是直接当政,而是分流了主流政党的选票,尤其是将主流政党的同盟党的选票挤压出去,使得主流政党难以顺利单独执政或联合执政。2. 对欧洲的主流价值观形成挑战。由于这些政党大多具有疑欧倾向,并擅长利用舆论工具、媒体辩论和全民公投等手段,对欧洲基本价值观、基本共识和欧洲一体化形成挑战。3. 主流政党的政策趋于保守化。由于民粹主义政党擅长以全民公投作为杠杆来要挟主流政党,由此导致主流政党被迫迎合这些政党的政策主张,政策趋于保守。

        问:民粹主义政党对欧洲一体化发展方向将产生什么影响?

        答:欧洲大多数民粹主义政党持有疑欧立场,但是具体对欧政策仍分三大类型:第一是脱离派,直接脱离欧盟或欧元区;第二是修正派,对欧盟现行政策不满,要求修正目前的政策,如对欧盟宽松的移民难民政策不满,对欧洲中央银行紧缩性货币政策不满等;第三是改革派,对欧盟现有决策结构不满,反对布鲁塞尔的官僚化,要求欧盟进行改革,将更多的决定权还给成员国。

        英国脱欧公投对欧洲一体化的发展带来较大程度的冲击,民粹主义政党的疑欧倾向也再次受到激励。但除英国外,欧盟大陆国家真正脱欧的民意并不十分强烈,欧洲大陆的民粹主义政党大多数谋求欧盟改革,而不是直接脱离欧盟或欧元区。即使部分主张脱欧的民粹主义政党,其能否脱欧成功还要取决于该国的基本民意和主流政党的意向。英国之所以脱欧成功,主要原因在于英国主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都具有长期的疑欧倾向,加上民粹主义英国政党独立党的推波助澜,才导致英国脱欧。而欧洲大陆国家的中左和中右翼主流政党并没有较强的疑欧倾向,即使民粹主义政党大多数也并没有较强的脱欧意愿,而是要求对欧盟政策和结构的改革。由于欧洲大陆国家在市场体系、身份认同、机制构建、法律框架、安全保障等方面已有相当高的融合度和一体化,一旦脱欧,对该国的政治、经济和国际地位都将产生毁灭性打击,并带来较高的制度转换成本。即便像英国这样的大国,脱欧所要承担的制度转换成本也相当高,更何况欧洲大陆其他小国。由此可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间,完全脱离欧盟对于大多数欧洲大陆国家而言,并非主要选项,缺乏充足的民意基础和政治意愿,但是,由于民粹主义的抬头,欧盟内部一体化将采取更为审慎的态度,一些领域将会加快合作,一些领域将会放慢合作。欧盟在涉及移民难民问题、边界控制、反恐、跨国犯罪等问题采取进一步合作的举措,即便一些民粹主义政党也认为,在涉及跨国因素的领域需要强化合作,应在欧盟层面采取措施,成员国单打独斗难以为继。欧盟已经推动司法与内政事务合作,尤其是跨国边界管理和移民难民政策的合作,并将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合作的重点放在反恐和边界控制。但在一些涉及国内问题的领域,如财政联盟问题,合作的步伐将会放慢,因为涉及公共开支和社会福利,各成员国和各阶层利益诉求不同,成员国内部改革的难度和欧盟内部一体化的难度都较大。欧盟未来的一体化和强化合作将因政策和领域不同而作分别对待。目前欧盟确实遇到了困难,是艰难时刻,但是从长远来看,英国脱欧对于欧盟而言并非坏事,没有英国的掣肘,欧盟深化一体化可以得到更为有效的推进。总而言之,欧洲一体化仍将继续艰难前行,多米诺骨牌式的脱欧运动将不是欧盟未来的发展方向。



文献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