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张卫婷
博士后
西亚非洲研究中心
总统制修宪为中土一带一路合作带来新机遇
张卫婷 2017-05-06

一、合作潜力巨大

        第一,区位优势明显,辐射面广。土耳其地跨欧亚,以伊斯坦布尔为中心,3小时飞行圈覆盖9亿多人口。附近的里海、波斯湾和地中海东岸,已探明的天然气和石油储量分别占世界总量的75%和72%。土是OECD 和欧盟关税联盟成员,积极参与区域一体化,通过打穆斯林文化牌和欧盟质量标准牌,容易进入中东、非洲和俄罗斯市场,并占有较大市场份额。

        第二,发展预期明确,增长快速。2023年发展愿景和2030年国家战略提出要将土耳其建设成为东西向能源物流、南北向人文旅游全球性交通大枢纽,成为前十大经济体。近年来,土耳其通过大型工程投资带动基建、旅游和金融服务业快速发展,2002-2014年间实现GDP年均增长5%。截至2016年底,土耳其人口7981万,平均年龄30岁,内需庞大,消费活跃。

        第三,合作存量较小,空间较大。在土投资的中企数量较少,集中在基建、电信和新能源等少数几个领域。中土双边年贸易额在300亿美元左右,其中,土对中出口不足总额1/10,逆差超200亿美元。双边旅游、教育等人文交流领域合作规模有限,中国出境游客全球第一,土是全球第6大旅游目的地,但中国赴土游客仍比较少,不在土国前十客源地内。

二、制约和挑战

        第一,经济结构问题。工业和农业部门劳动力分别占全国的20%和25%,维持低效就业消耗大量财政补贴。为了竞争选票,政府不敢推动经济改革。劳动生产效率低导致出口创汇差,加上居民低储蓄率和政府过度补贴,土耳其经常性账户常年赤字,外储不足,汇率不稳。也因此,土短期债务比过高,拉动经济常需要依赖国际热钱,经济波动性大,通胀率高,投资收益的结汇保值存在问题。中土双边货币互换协议目前只有120亿人民币规模,限制了贸易和投资扩大。

        第二,政策环境问题。受选举政治限制,土耳其一直坚持保守的维族政策,形成中土经贸合作的最大政治障碍。土经济和安全深度依赖欧美,中国是次级合作选项,或者是向西方谈判施压的筹码,比如红旗导弹。土耳其鼓励对挖掘、机械、港口和机场基建、电子、石化等行业的国际投资,限制广播、航空、海运、金融和房地产等领域投资。土国投资门槛较高,环保参照欧盟发达国家标准,用工参照周边欠发达穆斯林国家标准。

        第三,安全环境问题。议会多党制反映了土多元社会文化,政党斗争加剧国内政治分化,破坏政府和政策稳定性。叙利亚危机溢出加剧了土国内社会矛盾,政府难以应对经济滞涨、难民危机、政权颠覆、国家分裂和暴恐威胁等严重问题。土为了摆脱政权和国家困境,在叙利亚问题上采取安全自助措施,导致与美、俄的分歧和冲突。国家紧急状态下,国际投资评级下降,旅游业遭受重挫,经济问题持续恶化。

三、总统制修宪影响

        以上三条大体上都跟议会选举制下民主泛滥、党争过度有关。总的来说,土耳其实施总统制,修补议会制缺陷,对中国和中土经贸合作来说是一个利好,有利于协调政策,促进交流,形成更多共识。

        第一,执政党正义发展党原先基于经济新自由主义和政治平民主义的“土耳其模式”已经被证明不可持续。总统高度集权,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削减选举政治,有助于抑制国家动荡因素,减少未来不确定性,增强政策自主性和延续性,从而促进国家发展模式更新升级。

        第二,新政权权责高度集中,对内需要响应社会发展要求,聚焦经济议题,对外需要释放更加清晰、统一的政策立场,以保障经济发展目标达成。中国宜从建立中土反恐安全、情报合作,加强我主流媒体在土影响,以及扩大双边经贸同时促进贸易平衡等几个方面促进中土在涉疆、涉恐议题上的合作,消除阻碍双边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第三,由于地缘、文化接近,土耳其中长期内很难摆脱经济、安全依赖西方的局面,土政府仍将有更多动力和空间尝试采取更平衡的外交政策。同时,由于政党政治衰落,外国干涉势力和国内非政府组织影响力也将出现下降。可以预见的是,土耳其会更多从国家利益而非地缘政治出发,向东方国家开放更多投资领域,同时也更愿意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上承担更多责任。

四、未来主要合作领域

        其一,能源合作。土致力于实现能源多元化,摆脱对俄天然气的过度依赖。除了东地中海的天然气合作开外项目外,土预算未来几年投资230亿美元进行核电站建设,目前已经与俄罗斯和日本分别合作建设一座核电站,希望与中国合作建设第三座。其二,基建合作。土方希望中国参与联接土东西部的高速公路网建设,并为该项目约220亿美元预算提供部分融资。其三,市场共建。土方希望与中国在土国共建一个自由贸易区,扩大双边贸易,带动当地就业,助推中国商品进入欧盟和中东市场。此外,双方还可以合作开发中东、非洲和拉美市场,避免过多同质竞争。其四,旅游合作。中国是土耳其最大贸易逆差来源国,土方希望中国多引导公民前往土旅游消费,弥补贸易失衡,促进双边人文交流。其五,教育交流。双方在土耳其共建中国大学,帮助推广中国研究项目,以文化、教育、科技交流以及公民社会和媒体领域的合作,全面提升两国互信水平。其六,库区基建。库尔德地区会是土耳其未来中期国家发展重心所在。一是东部基础设施普遍严重落后阻碍建国百年愿景达成,而且东西部发展落差过大也影响国家稳定团结。二是叙利亚内战持续,埃尔多安需要兑现承诺,给予土国内300万叙难民公民身份,将其转移至东部库区安置。此举将有利于缓和与欧关系,改造库区人口结构,促进当地经济建设。



文献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