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马克龙的法国:重蹈覆辙还是重新来过?
宋卿 2017-05-09

        5月7日,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当选为新一任法国总统,成为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也将是该国历史上首位来自两大传统党派之外的总统。马克隆的获胜暂时阻止了民粹主义浪潮的冲击,没有成为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后的第三张多米诺骨牌。在启蒙主义的发源地,理性主义战胜了蒙昧主义和保守主义。

  马克隆自诩为独立竞选人,超越传统左右政党,走中间道路。不过,其“非左非右”的立场却并不等于摒弃左右政党的政策,而是灵活地通过“左右通吃”得以实现。

  他在经济政策上偏右,修改劳动法,为企业做减法,通过减税盘活企业资源,增强企业活力和竞争力;同时,社会政策上偏左,在社会福利上做加法,强化国家作用,关切弱势群体,体现明显的左翼色彩。此外,安全政策采纳菲永主张,主张国防预算上升至国民生产总值2%,加强情报、警力、司法,增加边境岗哨。

  其政策旨在打造法国版“和谐社会”,具体而言有以下特征:

  两个弥合:弥合社会分歧、弥合左右立场。一方面,萨科齐时期没有有效处理好社会矛盾,奥朗德时期虽社会党执政,但是政策并未惠及底层百姓,导致社会分歧有愈演愈烈之势。马克隆政纲考虑到了底层百姓诉求,尤其在工资待遇、失业保险方面提出有力措施。另一方面,马克隆的措施有效解决法国“非左即右”的现象,政策主张兼顾左右,且体现为“中左、中右”,缓和左右对立和党派对峙。

  两个淡化:淡化党派色彩,淡化意识形态。马克隆作为独立候选人,挣脱体制束缚和包袱,所主张的策略基于社会现状,推行实用主义,无需顾及“政治正确”。

  两个强化:强化国家内部团结,强化欧盟建设。马克隆纲领消弭社会不同阶层见的分歧,并强化法语教育增加身份认同,客观上加强了国民对于国家的归属感;同时,他积极打造欧洲的法国,深知法国的强大离不开欧盟的强大,法国的安全同欧洲安全息息相关,这客观上加强了欧洲一体化进程和全球化进程。

  这一切看上去很美——取消了巨富税改成了房地产财富税还不包括金融财产,企业税也由33.3%降低到25%,照顾到了富人资产阶级。取消房屋居住税,免掉最低工资大部分人群的分摊金,提高医疗保险申报范围照顾到了无产阶级等等。但是,纵然候选人在竞选时如何指点江山,花好稻好,一旦上台便会受到诸多制约,身不由己,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很大差距。

  马总统上台首要任务将侧重国内政治,达到“安内”目的,从而在短时间内证明他的执行力与执政能力,将超越左右之“势”变成实际存在之“实”。但马总统的“非左非右”路线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包含了右派特征的经济政策与左派特征的社会政策在执行上难度颇高,治国理政存在不确定性。

  首当其冲的就是六月份的议会选举。法国实行半总统半议会制,尽管总统在外交、国防等议题上有绝对权威,但在内政上需要谋求议会多数党配合,因此,6月份议会选举至关重要。

  法国国民议会共577个席位,按照席位数将全国划分为577个小选区,其中法国境内555个,海外省或行政地方17个,海外领地5个,每个选区各选举产生1名议员。候选人由党派提出,各党派在各选区只能提出1名候选人,候选人不一定要在该选区居住、工作或与该选区有某种联系,只需要提前21天提出即可。

  鉴于法国独特的议会选举机制,我们可以推断中几种可能的议会政治生态。第一种情况,中右共治。议会选举不同于总统选举,前者更加注重基层的政治精英规模。鉴于共和党多年来在全国基层辛勤耕耘,有一定民意基础,且携社会党式微之势分流其选票,有望成为议会绝对多数党。而“前进”运动目前亟需成立党派,更遑论议会席位,因此中右共治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第二种情况,“前进党”成为议会多数党。马克隆在获胜演讲时宣称要打造“变革的多数党”。各主要政党目前都经历内部分裂。共和党方面因为菲永空饷门事件发酵以来显现出明显的派系之争,社会党内部的左右分野日益扩大,分别向梅朗雄和马克隆分流,而国民阵线内部,老勒庞、玛丽娜·勒庞,玛丽昂·勒庞三者矛盾分歧始终存在,凝聚力缺失。因此,马克隆的“前进”运动(或“前进党”)如何利用这种局面为自己谋得最大化的利益,值得关注。这必定需要马克隆的政治智慧和游说技巧。马克隆必定会谋求吸收社会党及共和党的党员。共和党目标直指议会多数党,因此凝聚力更强,反观社会党却因为大规模的投诚行为而可能落得分崩离析的下场。

  第三种情况,左中右共治。若议会选举产生不了绝对多数派,各派力量相差无几的话,这样一个联合政府将会是一个不稳定的政府。一个弱政府对于马总统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可以方便其更为舒服地调动政治资源。

  2000年,时任总统希拉克为了防止法国再次出现“左右共治”的局面,通过修宪法案将总统任期缩短至5年,保障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同年举行,前后仅相隔一个月,从而保证新总统所在党派可以乘胜追击、在一个月后的议会选举中趁热打铁赢得绝对多数席位。2002年,希拉克领衔的“总统多数派联盟”一党在国民议会577席中获得355个议席,成了国民议会中的第一大党。反观今年的大选格局,历史的善意是否会福佑“前进”运动(或“前进党”),抑或是转化为历史的玩笑?

  除了议会选举这一变量外,法国社会的民间抵制力量同样不容忽视。虽然马克隆在第二轮中以65%大胜,但这更多应被解读为左右翼联合阻击国民阵线的结果,不能完全说明投票民众真心实意支持马克隆。同时,第二轮投票中四分之一的弃票、白票率需引起重视。白票和无效票数量与2012年相比增加了一倍,达到了350多万张。该比例创下自1969年以来法国总统选举二轮投票弃权率的第二高峰,达到了24.47%。这一方面反映出其主体人群对马克隆的不满,日后对其执政而言会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抵制力量;另一方面反映出法国社会负面情绪严重不容忽视。这种抵触情绪体现在选到最后人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毛头小子”,选民诉求的“被忽视”和“被边缘化”势必在未来导致“破罐子破摔”的行为模式,这股暗流涌动必定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爆发出来。

  马总统如今只走了五十步。他在获胜演说中双眉紧锁、义正言辞。一方面有公关方面的考量,是针对首轮出线后酒吧庆贺、“忘乎所以”的一种修正;另一方面预示着前路漫漫,并不平坦。倘若处理不妥,容易落得五十步笑百步的境地。

  马总统是否能够带领法国“前进”,法兰西的命运是重新开始还是重蹈覆辙,我们拭目以待。


文献来源:地球日报,2017-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