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卡塔尔断交风波会如何收场?
金良祥 2017-06-13

        卡塔尔断交风波所牵扯利益矛盾的深度,以及所涉及范围的广度,在中东地区的历史上均十分罕见。

        6月5日,沙特等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突然同时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并中止了卡塔尔在阿盟的席位。事件究竟会以卡塔尔妥协还是对抗的方式结束,仍然不得而知,但必然会对中东地区的力量分化组合产生深远的影响。不仅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等阿拉伯国家,而且土耳其和伊朗等地区大国,也相继卷入其中。事件所牵扯利益矛盾的深度,以及所涉及范围的广度,在中东地区的历史上均十分罕见。

断交风波背后的四大原因

        这一有序发生的“突发事件”,明显是经过沙特等国的精心策划,其背后的矛盾也是经过了长期积累的过程。换言之,沙特对卡塔尔的不满由来已久。

        第一,沙特对卡塔尔不愿站队对抗伊朗的政策感到不满。进入新世纪以后,部分因为美国所实施的政策,包括发动了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为伊朗清除了东西两侧的敌人,也部分因为伊朗在动荡的中东地区保持了“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伊朗不仅保持了政治稳定,而且不断扩大影响,并逐渐形成了以自己为中心,辐射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广大地区的地缘势力范围,改变了其战略上长期受到抑制的状态。

        伊朗的崛起引起了沙特等逊尼派海湾阿拉伯国家的紧张,构建反伊联盟故而成为沙特外交战略的重要任务。在此背景下,2015年沙特凭借其作为伊斯兰世界两大圣地的守护者的地位以及丰富的石油财富,构建了包括41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在内的联盟,名为反恐,实为遏制伊朗。2016年,沙特提出“2030愿景规划”,其中部分内容也以遏制伊朗为目标,包括利用其在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加强国防建设等。2017年5月,沙特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并举行美国与伊斯兰国家的首脑峰会,将伊朗等伊斯兰国家排除在外,也具有明显的遏制伊朗的战略意味。

        尽管沙特在构筑遏制伊朗的联盟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但并没有改变这种联盟的松散状态。海湾之外的伊斯兰国家并不在乎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教派分歧,即使是卡塔尔、科威特和阿曼等海湾国家也不愿意卷入沙特和伊朗的矛盾之中。如何约束海湾的小兄弟,加强组织建设故而成为沙特外交的当务之急,任何亲伊朗的言论故而也被沙特视为政治上的不正确。

        卡塔尔埃米尔关于伊朗是中东地区稳定力量的讲话,究竟存在还是不存在已经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沙特不能容忍这种卡塔尔等国靠近伊朗的政策和行为。如何教训卡塔尔成为沙特的合乎逻辑的政策选项。

        第二,沙特对卡塔尔与穆斯林兄弟会的关系耿耿于怀。沙特和卡塔尔在宗教意识形态上也存在尖锐的分歧。沙特王室与瓦哈比派结盟是沙特政权合法性的基础,但是卡塔尔埃米尔认同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些理念,并接纳了穆斯林兄弟会的大量成员,引起了沙特的强烈不满。沙特认为卡塔尔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政策将会动摇沙特王室政权的基础。

        埃及对卡塔尔的不满也是因为卡塔尔与穆兄会的关系。穆兄会产生于埃及,其代表人穆尔西甚至一度竞选当了总统,但很快便被埃及军队推翻,军人出身的政治家塞西随后通过选举当选总统。埃及也将穆兄会视为威胁其政治稳定的重要因素。

        第三,沙特等国对半岛电视台屡屡发表干涉其内政的言论感到强烈不满。半岛电视台在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有着很强的影响,甚至成为一些阿拉伯国家民众必看的电视台。半岛电视台的崛起很大程度正是因为其推崇言论自由的理念,但沙特等国将其大尺度的政治评论视为对其政治稳定的巨大威胁。

        第四,沙特将卡塔尔高调的外交风格视为对其领导地位的威胁。沙特因为其领土和人口规模、经济实力以及坐拥伊斯兰教两大圣地,将自己视为海湾和阿拉伯国家、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理所当然的领袖。然而卡塔尔长期高调推行“小国大外交”,卡塔尔在世纪之初举办了世界贸易组织多哈论坛,举办亚运会,申办并且获得了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这些高调的外交在一定意义上盖过了沙特的外交风头,损害了沙特的权威,故而引起了沙特的强烈不满。

断交风波的三种可能前景

        这场外交风暴不仅让卡塔尔等阿拉伯国家感到措手不及,也让整个世界惊懵了许久。危机如何结束?笔者认为,危机可能出现三种前景。

        第一种可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出现这种结果需要具备三种条件:一是卡塔尔仍然强调其作为海湾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身份认同,并且认为其难以承受沙特等国的断交和制裁的政治和经济压力,选择接受调解,并作出妥协的姿态。二是沙特等国愿意见好就收。而如果沙特不愿意见好就收,那么卡塔尔的单方面妥协也不能带来海阔天空的结局。三是国际社会或者科威特等海湾第三国愿意积极斡旋。

        然而,这种前景出现的可能性似乎在下降而不是在上升。就目前双方的表态而言,不仅沙特等国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愿,而且卡塔尔也没有作出示软的立场。科威特埃米尔虽然在危机发生之后旋即进行了调解,但是并没有得到沙特的积极响应。

        第二种可能则是卡塔尔无法承受压力出现政权更迭。如果卡塔尔一方面无力承担沙特等国断交以及经济制裁造成的沉重打击,而另一方面其现任埃米尔也不愿意向沙特等国表示妥协,那么卡塔尔发生政权更迭的可能性将会大大上升。事实上,就沙特等国对卡塔尔的指控,如支持恐怖主义等,已经非常上纲上线,并没有为卡塔尔的妥协预留空间。不仅如此,沙特等国所实施的断交以及中断陆海空通道的措施,就其严厉程度而言似乎也是将迫使卡塔尔政权更迭作为一种既定目标,否则,其采取的措施不会如此严重威胁到卡塔尔国内民众的基本生计。是不是出现这种结果,其决定性因素则是卡塔尔国内在何种程度上支持其现任政权。

        第三种可能是对抗升级引发地区力量新一轮分化组合。这种前景尽管并不是国际社会所乐于见到的,但出现的可能性似乎在进一步上升。一方面,沙特并没有表现出见好就收的意愿,而是继续升级对卡塔尔的压力。沙特拒绝了国际社会提出的调解倡议,声称海湾国家能够自己解决问题,这似乎表明沙特自信其压力将迫使卡塔尔作出妥协。不仅如此,沙特等国6月8日进一步公布了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的证据,包括59个个人和12个组织,其中便包括来自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的宗教人士卡拉达维。由此可见,沙特方面并无见好就收的意愿。

        另一方面,卡塔尔方面作出妥协的难度也在上升。一是卡塔尔断然难以在面临压力的情况下做出全面妥协的决定。事实上,任何国家的政权都难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这将直接导致合法性危机,相反,在危机情况下,坚持强硬立场反而可能得到强有力的支持。二是卡塔尔难以接受沙特等国对其支持恐怖主义的指控。如果接受指控,其合乎逻辑的结果便是卡塔尔必须将卡拉达维等对卡塔尔的政治和社会均有很大影响的人士驱逐出境,而这将极大地影响卡塔尔的稳定。三是土耳其和伊朗的明确支持将极大地增加卡塔尔奉行对抗政策。危机发生以后,伊朗明确表示可以为卡塔尔提供生活物资保障,帮助卡塔尔度过因为沙特封锁边界造成的物资短缺;土耳其议会通过了向卡塔尔派遣3000人的武装力量,以示支持。

        而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那么,中东地区可能发生新一轮的力量分化组合进程。卡塔尔面临生活物资短缺的困境,可能不得不选择靠近伊朗或土耳其的政策,从而走上进一步与沙特对抗的道路。当然,顾忌到美国的影响,卡塔尔也必然会与伊朗保持一定的距离。

        同时,这一事件也可能会对其他海湾国家的政策产生影响。海湾国家内部原本不愿意卷入沙特和伊朗对抗的国家,包括阿曼和科威特等,也可能会进一步疏远沙特。如此,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格局可能出现重大调整,伊朗阵营的力量将会进一步增强,海合会可能进一步分裂,沙特为首的遏制伊朗的阵营可能会进一步松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