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G20汉堡峰会,到底揭示了什么
叶玉 2017-07-12

        去年底特朗普的当选猝不及防,一度令所有大国犹如陷入紧急状态,各主要经济体外交重心均聚焦到双边磋商,而二十国集团(G20)与全球治理合作在经历了去年的杭州峰会的热情之后,瞬间受到冷落,人们甚至担心特朗普是否会出席今年的G20峰会。所幸之处是,特朗普正式就任后,其立场与行动在一路颠簸中逐步回归常态化,G20汉堡峰会如期举行,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峰会取得了成功。特朗普总统率领其内阁核心成员参与,并且还亲自推销了其“第一女儿”兼其高级顾问伊万卡·特朗普与世行行长金墉共同提出的设立“女性企业家创业基金”的全球合作倡议。当然,特朗普女儿的这一倡议更多是其个人的作秀,远远算不上美国对多边主义的承诺。但是,其在G20框架下提出该倡议,至少表明白宫仍认可G20的存在价值。G20峰会开幕当天,白宫团队在汉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美国财长姆努钦说“美国第一、但不是美国孤立(America First But America Not Alone)”,意指美国并非奉行绝对的单边主义,多边主义只要对美国有利,同样也要参与。该表态不只是为了应景,曾有专家建议G20加大反恐合作以争取美国支持,G20汉堡峰会发表了专门的《打击恐怖主义的领导人声明》,不失为对美国诉求的回应。

        当前世界经济实际上处于复苏周期的上升通道。IMF提交给G20的最新报告认为,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将以3.5%的速度增长,高于去年的3.1%。此前WTO亦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将增长2.4%,高于去年的1.7%。美国引领发达国家复苏,欧盟、日本亦趋于回暖,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亦总体向好。但是,与此经济基本面的趋暖之势相背的是,全球化与全球经济治理思潮明显陷入低谷,正如此次G20汉堡峰会宣言所揭示。

        比如,峰会关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措辞一反往常,一方面表明“将保持市场开放”和“抗击保护主义”,但另一方面明确要抗击的是“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实践在内的保护主义”,同时强调“公平的竞争环境”和“对等与互利的贸易与投资框架及非歧视原则的重要性”。与其说这是反对保护主义的承诺,不如说是以公平贸易为名、争取保护主义合法化的宣言,而高举这面旗帜的背后主要是欧美发达阵营。特朗普总统与习主席会晤时亦再次强调,贸易对美国是非常、非常大的问题,必须纠正贸易失衡,确保贸易的“公平与对等”。

        全球经济治理改革亦陷入停滞。关于IMF改革,汉堡峰会宣言表示,期待最迟2019年完成IMF第15次份额总审查,并拿出一个新的份额计算公式,比2016年杭州峰会确定的时间推迟了2年。而关于世行新一轮份额审查与投票权改革,此次峰会公报完全没有提及,只是表示支持多边开发银行“关于挤入私人融资的联合原则与目标”,并欢迎他们在优化资产负债表、促进对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投资等方面所做的努力。美国新政府提出的2018财年预算方案大幅削减包括对国际组织在内的援助,世行增资与投票权改革被搁置早已在预料之中。

        气候议题更是如此。与贸易议题上的措辞一样,G20汉堡峰会亦深深打上了美国烙印:美国将立即停止实施其国家自主贡献方案,但确认其在实施支持经济增长、增进能源安全举措的同时促进减排,并将努力帮助其他国家获得和使用更清洁和更有效的化石燃料,以及可再生和其他清洁能源。这一表态颇让人费解,实际上表明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意义更多是名大于实,其只是其联邦政府的行为,而美国各州(比如加州)以及企业的低碳发展道路仍会继续;而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如此高调宣布退出,更多也是为了“摊牌”,为了突出其“美国优先”的政策。特朗普出席G20峰会前访问波兰期间发表的演讲,被认为是反对奥巴马及大部分现代西方知识分子的世界观所代表的浅薄的全球主义、模糊的多元文化主义的一面旗帜。  

        如今有很多关于“去全球化”的争论,实际上,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革新推动全球化继续,非人力所能阻挡。创新亦成为近几年G20峰会的关键词,如果说去年G20杭州峰会为数字化与全球创新增长描绘了一幅总的蓝图的话,今年的汉堡峰会加大了创新对就业、全球化收益分配等方面的破坏性影响的探讨,比如加强技能培训和包容性创新的举措。实际上,使全球治理陷入困境的是全球化进程中的权益与责任分配规则。而无论是贸易保护主义还是气候合作,发达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的存续及解释早已面临争议。如果在危机爆发时期,发达国家尚能与新兴经济体在G20平台作出让步、谈论合作,如今经济复苏向好,发达经济体合作意愿明显下降,长期性问题凸显,便是自然的逻辑——发达经济体打着包容性全球化、公平贸易的名义,寻求与新兴经济体竞争规则的改变,强调与他们的对等待遇。这一背景下,中国需要务实渐进的全球治理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