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金砖十年,下一步要“聚焦”
陈东晓 2017-07-16

        为迎接第九次金砖国家峰会,上海市政协对外友好委员会、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亚太日报日前在沪联合举办“中国企业走进金砖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研讨会,就与金砖国家及新兴经济体发展战略对接等议题进行讨论。会议间隙,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接受了亚太日报记者独家专访。

        陈东晓表示,智库在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中始终扮演先行者的角色。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从学术概念逐渐拓展为国际政治实体,其间论证金砖有无必要到形成领导人峰会机制、如何让金砖合作的机制进一步丰富,智库始终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应持续提供其独特的对外交流、交往的经验和知识。

        对于金砖国家合作,西方舆论界“金砖褪色”、“金砖五国六条心”等消极评价甚嚣尘上,陈东晓认为面对偏见无需悲观,但也不能盲目乐观。金砖机制是独立于西方体制之外的大国互动机制,打压金砖有利于西方国家的利益。但金砖五国同样面对着最大的现实问题即如何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否“聚焦”于五国当前共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金砖机制成功的关键。

        当前中国正进行供给侧改革,从宏观层面对经济结构进行必要的调整。其他四个金砖国家中,莫迪政府要实现“印度制造”的国家发展政策必须解决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低效腐败的官僚体系等棘手问题,俄罗斯、巴西和南非则共同面临着如何改变国家单一出口低级产品的经济模式,在全球价值链上走到更高的分工地位。

        另外,陈东晓还指出金砖内部存在着经贸关系失衡、互相竞争的两大障碍。首先,虽然中国已经成为其他四个金砖国家主要的贸易伙伴和重要的投资国,但是其他四国之间经贸关系还很差。其次,金砖国家之间贸易保护严重。彼此相互设置了较多的贸易障碍,在WTO申请仲裁的比例也很高。

        关于解决的方案,陈东晓认为必须加强合作与交流。从智库的角度看,金砖十年取得如今的成果不易,五国智库需进一步交流经验、做出总结。如何既让金砖五国各自的经济增长能够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同时政府之间又能够有一定的协调以防止更多恶性竞争?如何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在美国退出气候协定之后、谁来承担相关资金缺口,金砖国家能否为新兴经济体国家牵头进行协调?种种问题需要智库从中提出很细致的方案。

        今年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继往开来的第十年,上半年以来金砖国家智库会议已进行了三轮,金砖国家智库中方理事会也已组建完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作为国家重要的研究机构积极参与其中,推动智库层面更高层次的互动。

        同时,上海作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落户地,联合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复旦大学金砖国际国家研究中心和上海社科院组建的“金砖国家研究上海学术共同体”在过去几年围绕着如何推进新的南南合作模式开展研究工作。

        陈东晓对此表示,金砖国家相对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体量更大、经济水平更高,既可以为南南合作新模式提供案例,又可以为南北合作搭建桥梁,还可以在合作方式、合作重点、合作的观念上对世界各国有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