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强推TPP,日本自不量力要出丑
蔡亮 2017-07-14

  美国宣布退出后几乎被人遗忘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日本的勉力维持下,总算有了点进展。TPP11国首席谈判代表12日在日本温泉胜地箱根聚会,首次对“如何实现没有美国的TPP”进行深入探讨。

  众所周知,TPP生效有三大要素:首先,完成国内法律程序的时间节点是2018年2月3日;其次,完成国内法律程序的国家至少需6国;最后,完成国内法律程序的国家占12国GDP比重不得低于85.0%。鉴于美国占12国GDP的60.3%,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已经意味着它胎死腹中了。  

  但日本方面却并不甘心,一直动作频频,意图领导其余10国在今年11月建立一个由自己主导的TPP。此举对日本而言,一是对抗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标榜自己是自由贸易的坚定维护者;二是结合即将签署协议的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意图打造一个涵盖亚太和欧洲的超级自贸协定,使日本在新一轮贸易秩序的建章立制过程中发挥一定的主导作用。

  不仅如此,日本也将TPP视为抗衡中国的有效工具。现阶段,中日两国在中日韩自贸协定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中围绕贸易标准和规则等问题争执不下,中国强调应根据各谈判国的具体国情,由易到难、循序渐进地实现高自由化率,主张可以先签署协议,日后再分阶段地进行升级版的谈判。但日本执意要毕其功于一役,打造一个以TPP为范本的综合性高水平的RCEP。RCEP和TPP的成员国有很大程度的重叠,日本视TPP为奥援,拉拢更多谈判国支持自身主张的意图可谓不言而喻。

  由此可见,日本胃口着实不小,但它如此强推TPP,结果却未必能得偿所愿。原因无他,日本的客观能力与主观意愿之间的落差巨大。

  美国领导力的基础是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和最大终端消费市场的经济实力,因此才能在前一阶段绝对主导TPP谈判。从TPP文本来看,其货物贸易的自由化率高达98%,并在服务贸易和投资等领域巨细靡遗地设立了各种新规则,美国在主导TPP谈判期间,基本上实现了预设目标。

  相比之下,日本尽管是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但规模不到美国的30%,且国内市场相对狭小。对很多受经济利益驱使而参加TPP的国家而言,一个没有美国的TPP宛如一辆失去轮子的汽车。这也是为何其他国家虽赞同继续推进TPP,但将希望更多寄托在中国身上,主张中日合作共同推进TPP,甚至公开欢迎中国加入TPP。

  日本很难仅凭一己之力强推TPP,不是它不努力,而是它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