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关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印度在犹豫什么?
刘宗义 2017-07-14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BCIM)是从中国昆明,经过缅甸、印度东北部地区、孟加拉国,一直联通到印度加尔各答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及经济贸易合作倡议。

        中国西南地区、印度东北部、缅甸、孟加拉国相对而言不发达,如果建设国家层面的经济走廊,则有利于各方优势互补,形成合理的国际分工,带动产业结构调整,从而加快各相邻地区的经济发展步伐。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如果建成,将促进南亚、东南亚、东亚三大经济板块联合发展。

姗姗来迟的第三次工作组会议

        孟中印缅地区经济合作最早是20世纪90年代末由中国云南学术界提出的,得到孟印缅三国学界积极响应。2013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印度时,正式提出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设想,双方一致同意开展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大项目合作,共同倡议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推动中印两个大市场紧密连接。辛格政府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回应非常积极,印度外交部很快就成立了相应的工作小组,以便就这个设想的进程开展协商。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第一次会议于2013年12月在昆明成功召开,四国在共同发展、共同建设,使落后地区找到发展合作的平台方面达成了共识。2014年12月,联合工作组第二次会议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召开,四国探讨了在互联互通、能源、投融资、货物与服务贸易及贸易便利化、可持续发展与扶贫及人力资源、人文交流等重点领域开展合作和推进机制建设的设想,并承诺加快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会议决定于2015年下半年在印度加尔各答召开联合工作组第三次会议,届时通过四国联合研究报告,并就建立四国政府间合作机制进行磋商。

        但直到今年4月25日,第三次工作组会议才在加尔各答召开。四国各自提交了一份本国政府关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建设目标、方式及其原则、执行机制等方面的报告,并达成一致,第四次工作组会议将于2018年在缅甸举行,届时将完成关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最终研究报告。中方本希望在加尔各答会议上就完成最终报告,并根据上次会议达成的协议草拟了“建立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四国政府间合作机制的建议”,但该草案未获讨论。实际上,这次会议并未取得实质进展。

        对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原因,笔者曾多次与孟印缅学者和官员讨论。印方学者大体上认为是缅甸政局不稳、缅甸政府态度不太积极、孟缅之间的边界纠纷和难民问题阻碍了走廊的进展;而孟缅两国则比较一致,或明确或隐晦地指责印度一再拖延。据笔者观察,印方所说的孟缅两国的问题确实存在,但孟加拉国对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态度一向积极,而昂山素季上台后,缅甸对中国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态度变化很大,中缅石油管道已正式开通,缅甸希望与中国加大合作力度。因此,孟缅两国都不构成主要障碍。

莫迪政府的消极态度

        实际上,辛格政府时期不仅对该走廊,对整个“一带一路”的反应都是比较积极的。2014年2月11日,印度总理辛格在会见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时曾表示,印方将积极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但自从莫迪上台之后,印度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笔者曾将莫迪政府对“一带一路”不同组成部分的政策总结为“有条件参与”“反对与对冲”“拖延与替代”三种。对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印度采取的是“拖延与替代”的政策。由于印度一再拖延,联合工作组第二次会议从2014年上半年拖到年底,第三次工作组会议从2015年拖到2017年,印度在此期间积极推动印度次大陆国家经济合作协议(包括不丹、孟加拉、印度、尼泊尔)和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并希望与美日合作推动所谓“印太经济走廊”的建设。

        印度此次在加尔各答主办联合工作组第三次会议,可能有出于推进“东向”政策,通过孟加拉国“陆桥”加强与东南亚互联互通的考虑。但印方代表在会上又提出所谓市场对等开放和孟缅两国发展过于落后的问题,不仅继续采取拖延政策,而且将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这一多边合作与中印双边经贸关系挂起钩来。

信任是互联互通的基础

        印度对中国的不信任是印度中央政府不支持包括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在内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根本原因。事实上,印度东北部各邦和西孟加拉邦对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态度都非常积极。由于中印边界问题没有解决,印度东北部还存在分离主义,因此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即使作为地区经济合作倡议,印度也不能忽视其战略和安全意义。印度前外交秘书萨兰曾讲过,这一走廊可以使中国直通印度洋,实际上是海上丝绸之路的组成部分。如果中国希望与印度共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应与印度平等谈判实现和平互利,同时必须解决边界问题,以增强与印度的战略互信。

        而最近两年,莫迪总理身边的高级顾问们专注于中美、中日、中印等大国的地缘政治竞争,严重误导了印度的外交政策,他们完全从传统的争夺势力范围的角度看待包括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在内的“一带一路”倡议,认为“一带一路”将大大增强中国对印度周边国家政治、经济和安全影响,将印度在本地区的优势边缘化。因此,他们提出的应对之策就是印度应与日本等国合作,努力加强自身及与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巩固在本地区的影响之后,印度再与中国谈判互联互通合作的问题。

        实际上,孟加拉国学者早就提出过“多条线路”的主张。他们对目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展缓慢的状况十分不满,希望采取“快车道”措施推动走廊建设,在现有路线不通的情况下开辟“南线”,经缅甸若开邦直通孟加拉深水港。而对于中国来说,如果只是要从云南通向印度洋,那么关键在于缅甸。今年4月,中缅原油管道工程正式投运,这被认为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经典范例,为中缅进一步加强“一带一路”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此外,印度、孟加拉国和缅甸都是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孟加拉国和缅甸还是丝路基金的成员,而印度一些地方政府对于中印合作和中国的投资一直抱有积极态度。因此,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框架下,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沿线建设一些具体的基础设施项目或工业项目还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