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南海仲裁”这张“废纸”早已烂掉
周士新 2017-07-23

        7月12日,菲律宾外交部就南海仲裁案裁决公布一周年发表声明称,杜特尔特政府坚决维护菲律宾的领土要求和海洋权益,但认为南海争端应本着睦邻友好的精神来解决。当天,中国外交部回应称,中方对该仲裁案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国坚定维护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始终致力于同直接有关当事国通过谈判磋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致力于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南海仲裁案”结果刚出来时,被狠狠地“消费”了一阵:东盟绝大多数国家无论是自发还是自觉,都发表了自己的声明,阐明自己的主张观点,或多或少地显示出它们的关注重点和程度。相比之下一些域外大国,特别是美日澳印等国的态度甚至比部分东盟还激进。尤其值得指出的是,日本除了发表了英语版的声明外,还故意附录上中文翻译。这在国际上是非常少见的,无非是日本迫切地想让中国看到其有点幸灾乐祸的神态。时至今日,仍有一些国家在与其他国家论及南海议题时,仍特意违背国际关系的基本行为规范,将解决问题的法律途径置于外交手段之前,摆出一副支持通过仲裁方式,认同仲裁结果的架势,有些甚至表示不排除通过国际第三方国际法机构处理与中国领土主权争端的可能,试图以此向中国施加压力。

        其实,所谓“仲裁案”本身就是一场闹剧,甚至是一场骗局。导演存心不良,演员演砸了,当事人被蒙了。其荒谬的结果也能反证其过程的粗暴与草率,甚至拉低了仲裁庭法律专家的职业操守。这种仲裁结果的无约束力是国际法被滥用的常态现象。部分国家想借机生事,拉偏架,扰乱国际社会的视听,向中国施加外交压力,迫使中国无条件接受仲裁案的结果,最终都是不可能成功的。仲裁程序和过程的不公正性必然会导致对中国的不公平性,也必然会引起中国的反击。

        仲裁结果似乎已经完全成了一张“废纸”,但时而仍会被人作为谈资,炒作一番。然而,更普遍的观点是,“仲裁案”与南海问题已经越来越“不相关”了,不是也不可能是解决南海问题的基础和参考。而且,随着中国与菲律宾关于南海问题的外交谈判已经起步,并逐渐取得成果,仲裁案将愈发无关紧要。这张“废纸”已经在垃圾桶中逐渐腐烂掉,中国有信心和底气让它成为滥用国际法的“反面教材”,警示其他国家不讲道德和正义,单边利用国际法诉讼其他国家谋私利,会产生严重后果的。我们已经看到,有些国家已经开始为此自乱阵脚,国内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有些国家即便是在多边和双边场合提及此事,但共鸣者寥寥,碰壁时不少。

        作为“南海仲裁案”的另一直接当事方,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确实很为难,当前的务实政策虽然实质性地改善了两国关系,但潜在的阴影仍然没有消失。菲律宾外交部在“仲裁案”一周年发表的声明正文中根本没有提及“仲裁案”及其结果,实际上表明了当前菲律宾政府的一个基本态度:“仲裁案”与菲律宾对外关系、地区形势和南海问题本身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对南海仲裁案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政策可谓是有理有据,有力地争取到对中国有利的局面。中菲是南海问题的直接当事方,在仲裁案之前两国达成的多份政治文件中都明确双方要通过外交谈判解决此事,但因各种原因一直都没有进行。然而,阿基诺三世政府却欺骗仲裁庭,表示菲律宾已经穷尽了所有手段。可以说,仲裁庭始终都未真正关注和采用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基本上全盘支持了菲律宾方面提出的诉讼要求,甚至为此不惜完全否定了国际上普遍认同的太平岛的岛屿地位。仲裁结果的荒谬之处达到如此程度,已经使其成为国际法案例中的笑料。

        可以说,经过“南海仲裁案”的磨炼,中国外交应对国际危机的能力和信心更强了;正确且充分地运用国际法捍卫自身利益的方式和手段也更加成熟了;中国关于南海问题的正确主张和立场也更广泛地被国际社会所了解、理解、认可与支持。同时,经过“南海仲裁案”的闹腾,有些试图从中渔利,甚至想效仿的国家,也开始逐渐但却及时地认清了形势,不再幻想可以钻国际法的一些小空子真的能得逞。在仲裁结果出来不久的东亚系列外长会上,达成的任何一个公报都没有将其作为讨论的议题。这种情况在2016年9月初的东亚合作系列峰会上再次出现,降低了人们对结果影响的普遍预期。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东亚合作系列会议也没有必要和可能将仲裁案作为讨论的重要议题。显然,避免“南海仲裁案”造成会议气氛不和谐,影响地区合作大局已经成为各方能形成共识的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