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季伊昕
研究实习员
海洋和极地研究中心
台港澳研究所
Jiyixin@siis.org.cn
Jiyixin@siis.org.cn
台湾对美游说出现新变化
邵育群,季伊昕 2017-12-13

        台湾对美国游说“历史悠久”,游说机构如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FAPA)、美台商会等在华盛顿有较大影响力,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台海政策。随着中国大陆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中美关系内容日渐丰富,台湾在美国亚太战略中的地位日益下降。针对这一新情况,台湾当局开始在美低调但积极地培养新一代游说力量。成立不久的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titute,GTI)就是其中的代表。

        全球台湾研究所成立于2016年9月,是目前台湾在华盛顿最为活跃的新一代游说机构。它对外宣称是促进台美关系发展的智库,实为台湾对美游说机构和政策孵化器。据了解,台湾前“行政院”副院长吴荣义为该所荣誉主席,前“侨务委员会委员长”张富美等37人为共同创始人,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司徒文(William Stanton)、国会研究部研究员简淑贤(Shirley Kan)等14人任顾问。该所理事会共有16名年轻台裔美国人理事,分别从事医疗、金融、企业和学术工作,平均年龄33岁。理事会主席是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前会长赖义雄。该所运营资金2000万美元,由民视董事长郭倍宏、企业家黄文局等出资,办公室位于华盛顿智库集中的杜邦环岛。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曾在美国2049项目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在具有新保守主义倾向的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任国家安全研究员。他于2017年6月15日参加美国众议院外事委员会亚太小组举行的听证会,从意识形态方面强调美台关系的重要性。目前,GTI共有4名专职研究人员和3名实习生。

        全球台湾研究所在华盛顿推动游说的主要方式有以下几种:首先是为美国重要学者,如布鲁金斯学会的卜睿哲(Richard Bush)、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迈克•格林(Michael Green)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迈克•奥斯林(Michael Auslin)等资深专家举办著作讨论会。其次是独立举办或与华盛顿重要智库,如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BR)等合作举办公开学术研讨会,2049项目研究所、美国企业研究所、传统基金会等保守智库的研究人员都参加了这些研讨会。再次是其研究人员参加国会听证会。四是通过推特、脸谱等社交平台,推动与台湾相关的新闻和话题的传播。五是每周发布全球台湾简报(The Global Taiwan Brief)。六是私下邀请美国亲近民进党的前官员和学者访问台湾。另外就是为美国从事台湾研究的学者提供资助,争夺“台湾研究”话语权。

        全球台湾研究所在华盛顿推动的公共讨论主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为提升美台关系发声,如美台在亚太地区的海洋合作。二是介绍台湾内部发展情况,如台湾“新南向政策”、重构台湾史、“太阳花运动”、防御政策发展趋势等。三是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政策。四是重申《与台湾关系法》和里根政府“六项保证”的历史与现实意义。五是强调台湾民主制度的价值,并介绍香港的“民主运动”。

        从全球台湾研究所来看,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力量有以下几个主要特点,其一:对美游说倚重新一代台裔美籍人士(简称“台美人”)。台湾传统在美游说力量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台美人”系统;二是“独派”系统;三是“留美学者”系统。其中,“台美人”和“留美学者”系统在机构和人员上多有重合。由于台湾近年来赴美留学人员逐渐减少,在美学术机构影响力逐渐减弱,“留美学者”系统有所衰落。“独派”系统因追随陈水扁而在美不得势,蔡英文当局在向美国保证不搞“急独”、“不改变两岸现状”的情形下,必须与“独派”系统保持距离。因此,新一代“台美人”精英成为台当局倚重的对美游说力量。

        其二:配合蔡英文当局的政策,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主攻台美关系的实质提升。迫于大陆方面压力和美国维持中美关系稳定的考虑,台湾在寻求美国支持其扩大国际空间和军售等方面的努力一直效果不彰。对此,蔡英文当局的政策重点转向寻求台美关系实质提升,包括强化台美“准同盟”关系,主动配合美国亚太地区战略,提升台美官员互访层级等。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一方面塑造台湾作为地区和平力量的形象,另一方面强调台湾的“民主制度”,以期获得美国内“同盟派(强调同盟体系对美国重要的人群)”的同情和支持。

        其三: 培养美国新一代亲台专家。美国内从事台海研究的学者队伍存在老化倾向,一批亲台学者和前官员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为此,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力量正在华盛顿遴选、培养美国新生代学术力量,为他们的学术发展提供资金和机会,以期维持对美游说的可持续发展。

        其四:国会仍是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力量的工作重点。美国会是对美行政当局可能“弃台”的最大制约力量,在可预见的未来,国会仍将是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工作的重中之重。

        其五:推话题和建人脉并重。在培养新一批人脉的同时,台湾新一代对美游说力量重在推动华盛顿政策辩论的话题,通过影响政策辩论的议程设定,来对美国台海政策施加影响。



文献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