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马克龙甘当“马前卒”,扮演连接符
宋卿 2018-05-02

       4月25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结束了对美国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在这场充满象征意义的访问中,法国总统希望巩固自己作为当今欧洲的门面和自由世界秩序的第一捍卫者的形象,同时证明法国对解决世界热点问题的不可或缺性。《世界报》将马克龙称作“连接符”(trait-d’union)。该词本意为两个单词之间的连字符,引申义为简短却有力的连接。从各层面来看,马克龙此行确实扮演了纽带的作用。

       第一,做历史友谊和现实矛盾间的纽带。法兰西民族重视历史,擅长从历史中找答案。作为法国总统,马克龙此行具有强烈历史色彩,处处强调法美历史友谊,以求得双方更好地关照当下和未来。一方面,马克龙用国礼提醒特朗普美法曾并肩作战的历史。马克龙为特朗普带来一棵生长于法国贝劳森林(Belleau Woods)的树木,该地曾是一战时9000名美军阵亡之处。另一方面,马克龙阐述个体在两国历史上扮演的重要作用。马克龙在国会演讲时提到法国哲学家伏尔泰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巴黎相遇,拉法耶特同乔治·华盛顿的浓浓战友情,法国建筑师皮埃尔·查尔斯·朗方对华盛顿城的倾力设计。马克龙希望向特朗普传递这样一个信号:美法在当下动荡的世界中仍能继续谱写共同的历史,而同为“非传统建制派”领导人的这层身份认同能够促使双方求同存异,共同解决现实中的棘手难题。

       第二,做自由主义和保护主义间的纽带。之前,特朗普总统签署232钢铝调查公告,宣布对多个国家出口到美国的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此后欧盟经谈判获得美国豁免,但豁免时间截止到5月1日前,条件是欧盟必须在钢铝过剩产能问题上与美国合作。美欧间的贸易问题实质是自由主义和保护主义之争。面对潜在的贸易战,马克龙甘当“马前卒”,力阻特朗普加征钢铁关税。马克龙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说“我们是盟友,不能对盟友发动贸易战”。他希望特朗普总统能够永久撤回对欧盟加征关税。马克龙的表态似乎起到了作用。特朗普随后在椭圆形办公室表示“更愿意和法国就美欧贸易争端进行直接沟通”。这或许可以被视作马克龙斡旋的阶段性成果。

       第三,做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间的纽带。伊核问题是马克龙此行的另一个重点。今年1月,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美国对伊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将5月12日定为修改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并扬言如果届时没有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伊朗总统鲁哈尼随即在伊朗公共电视台指责特朗普“根本不懂政治、不懂法律、不懂国际协定”。法国是伊朗核协议的坚定捍卫者,显然不能接受多边主义果实即将付诸东流的场景。马克龙虽然无法说服特朗普 (这点从记者发布会上特朗普没有接话可见一斑),但是有共同对话的基础,毕竟法美双方在伊朗核问题上拥有共同利益,即都不希望伊朗拥有核武器。马克龙试图成为特朗普和鲁哈尼之间的“和事佬”,试图找到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之间的公共地带,或者说试图将特朗普拉回多边主义的轨道上。因此,马克龙在国会上不遗余力地宣称“21世纪的全球秩序是以新型的多边主义为基础”,并强调“美利坚合众国创造了这一多边主义,它如今正需要你们去保护和重塑”。

       第四,做全球主义和民族主义间的纽带。马克龙将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落实视为其政治遗产之一。诚然,马克龙无法阻止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但鉴于美国地方政府和公民社会仍旧捍卫节能减排的立场,马克龙抓住仅有的几个小时,对美国国会议员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宣扬“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警告“不存在第二个星球”,向不在场的特朗普发出邀请:“有朝一日,美国会转身,重新加入《巴黎协议》。我确信,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实现全球契约的环保理想。”他对特朗普的“民族主义”表示理解,“作为针对恐惧的临时解药,它可能很有诱惑力”,但强调民族主义会导致“饮鸩止渴”。

       应当注意的是,特朗普和马克龙是两代人,前者对后者的好感更多出于长者对晚辈的关爱。这种形式上的平起平坐多大程度上可以转换成谈判桌上的筹码?姜还是老的辣。鉴于默克尔在马克龙之后立即访美,法德形成“组合拳”,对美进行“车轮战”。马克龙此访使命更多体现在务虚式的暖场热身,为默克尔打前阵。从这个层面上说,马克龙已经使出“洪荒之力”了。  


文献来源:《文汇报》,2018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