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蒋旭栋
朝韩问题插不上手,安倍又跑去经营中东
蒋旭栋 2018-05-14

        4月29日-5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朝鲜问题喧嚣尘上的当下,突访中东,分别前往阿联酋、约旦、巴勒斯坦和与以色列。

现  象

       从日本官方宣传口径来看,安倍此次的中东访问,一方面在于强化同阿拉伯国家的经贸合作,另一方面则着眼于日本在中东的政治存在。上述两点,从安倍此次访问挑选的国家便可看出端倪。

       首先,访问阿联酋是着眼于加深同阿方的经贸往来,并对阿联酋与日本INPEX公司的海上油田权益之续约表示感谢。早在2014年1月,日本Inpex石油公司宣布将其在阿布扎比“上扎库姆”油田(Upper Zakum)12%的权益延期15年,至2041年12月31日。今年1月,日本INPEX石油公司再次表示,已完成同阿联酋的谈判,双方同意将其在阿布扎比两个海上油田(Satah和Umm al-Dalkh油田)的联合运营时间延长24年,至2042年12月31日。又在今年2月,日本INPEX石油公司宣布与“下扎库姆”油田的权益延长40年,至2058年3月。

       可见,近年来日本在同阿联酋的石油谈判中取得了巨大成就。石油谈判离不开政府的参与,非单一公司所能为也,日本产经省及内阁出力甚多。本次续约避免了重蹈21世纪初日本同沙特和科威特之油田权益延期失败的覆辙,是安倍政府的重大“政绩”,也是讨好国内能源利益集团的一件“大功”。

       此外,阿联酋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阿联酋是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原油供应国,更重要的是阿联酋还是日本在中东重要的贸易伙伴。阿联酋在“阿拉伯之春”中保持了稳定,凸显其投资营商环境的优越,目前有300多家日企进驻阿联酋。2017年两国贸易总额达280亿美元,较去年环比增长10.5%。安倍此次同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在会谈中表示,要进一步巩固战略伙伴关系,促进双边投资,即是两国长期经济交往之成果。

       其次,访问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则是重提“和平与繁荣走廊”倡议。该倡议包含“日、约、巴、以”四方,以农业技术与经济援助为基础,意在为“中东和平进程”做出日本的贡献。

       “和平与繁荣走廊”自2006年经小泉纯一郎内阁提出,便成为日本中东外交的核心,其在日本的中东外交之地位如同“一带一路”之于中国。然而,客观论之,该“走廊”虽冠有和平之名,亦或真有塑造和平之心,却无力塑造中东真正之和平,亦对“中东和平进程”无甚帮助。

       “中东和平进程”本是美国为主导一直在推行的中东政策,意在以此为平台塑造中东稳定之局面。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后便参与此进程,还派兵参加了联合国在“戈兰高地”的停战监督部队。21世纪初所发布的“和平与繁荣走廊”一度被看做是日本参与“中东和平进程”的新创举,但事实上依然是美国“大中东战略”的补充。即便是在奥巴马、特朗普中东政策转向的情况下,日本依旧希望利用该“走廊”为平台,进一步夯实日本在中东的存在,并借此输出日本的“价值观”。在4月29日,“和平与繁荣走廊”第6次部长级会议上,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反复强调日本愿为巴勒斯坦的经济发展提供新的援助,并致力于将约旦河谷的农业项目发展为域内经济发展的“样板工程”。

       最后,就成果而言,安倍的中东访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日本同阿联酋的经贸投资协议进一步完善;基于“和平与繁荣走廊”倡议的经济援助与政治宣讲亦再次赢得各方关切。故而,无论是经贸议题还是政治倡议,日本都在中东刷了一把“存在感”。

实  质

       另一方面,除官方宣传口径外,安倍之中东访问则另有深意:向特朗普表明站队才是实质。

       本次访问,安倍最重要的目标是以色列。有日媒援引永田町官员的话说,“此次安倍访问中东是特朗普再三授意下的行为,表面上看是‘四国’访问,实则是以色列才是重点。”此观点真伪暂且不论,但其背后所指,确是日本在当下应对的全球外交变局中的基本态度:全面依赖美国。

       特别是在当前朝核问题趋缓的当下,朝鲜半岛似有大的变化正在发生,而日本却难以介入其中,边缘化之趋势已明显。于安倍而言,外有地缘格局剧变,内有倒阁风潮正紧,惟紧靠美国,利用盟有身份,将美日聚成一体以应对之。故而,对美国之外交政策,日本全盘接纳亦无不可。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1985年同以色列修复外交关系后,所谓的“亲阿外交”就已不复存在。在海湾战争后,日本因未派兵加入“联军”而遭美国诘难,揶揄日本只会出钱,不会出力。故而日本在此后的中东外交中进一步加强了同美国的合作力度,在外交行为上对美国亦步亦趋。同时,因顾及以色列在美国强势的犹太游说集团,日本进一步深化同以色列的外交合作,也是借机向美国示好。

       进入21世纪,日本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愈发向美国靠拢,全无自身主见可言。在“大中东战略”中为小布什站台,在“阿拉伯之春”中为奥巴马代言。日本亲美的立场,也让日本成为了恐怖分子的标的。在安倍前一次的中东访问时(2015年1月),在接到两名日本人质遭ISIS绑架勒索的信息后,不得不中断访以计划,辗转回国。不过,恐怖分子的行径反倒使安倍更加坚定了同美国合作的决心,也使其有机会进一步向日本国民强调日本介入中东事务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日本同以色列在安全防务上的合作也愈发增多。本次安倍访问以色列,双方在经济、网络、安保领域达成一致,要进一步加强合作,并将新设外交和防务部门间磋商机制。同时,日本还竭力吸引以色列的网络战专家赴日,为日本培训相关人才。

       日本虽看似在耶路撒冷使馆搬迁问题上与美国步伐不一致,但在叙利亚问题这类影响中东地缘格局的重大政治事件中,日本与美英法紧密地站在一起。4月14日在确认美英法空袭叙利亚消息之后,安倍随即发表声明“支持美英法的军事行动,并称日本绝不容忍对化学武器的使用”。

       其次,亦有日媒质询安倍为何不去伊朗。事实上,不去伊朗恰恰明示了安倍的站队。伊朗与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势如水火。去阿联酋与以色列,亦如日本赞同打击叙利亚,是日本坚定站在“美英法—沙特”大联合之表态。

       不过,安倍之站队亦有其隐患,即丧失了外交的灵活性。在“印太战略”发布后,日本视中东为“印太”的重要延伸。同时,日本外相河野国会演讲中所提到的日本外交“五原则”,将中东置于第五位。故可见中东地区在日本外交战略中位置的提高。

       只是,日本之中东外交的战略高度与其僵化的外交手段并不相配。安倍欲借中东之行向特朗普换取其在朝鲜之利益,却不曾想四处张罗所谓中东是封锁朝鲜的重要一环,沦为特朗普的“宣传员”,是否可为持久之计?上世纪80年代,安倍的父亲安倍晋太郎于两伊战争正酣之际,尚敢前往伊朗及伊拉克开展“调停外交”。到了安倍晋三这一代,却视伊朗为畏途,足见僵化之固,亦可窥其外交之极限。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博士后





文献来源:观察者网,2018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