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陈鸿斌
日本大量储存钚意欲何为?
陈鸿斌 2018-08-03

      7月31日,日本内阁府原子力委员会修改有关钚的利用方针,将钚的保有量上限设定为当前的47吨并考虑加以削减,但没有提出具体的削减目标。此前7月17日,《日美核能协定》在30年期满后自动延长,而并非日本所期望的修订该协定从而继续拥有一个固定的期限。这样,今后若美国提出废弃该协定的话,则6个月后该协定将自动废弃,这是日本极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众所周知,日本是全世界唯一受到过美国原子弹袭击的国家,因此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核能协定当然会引发强烈关注。二战后由于冷战的出现,美国出于扶持日本的政策考虑,在1955年就与日本首次签署核能协定,日本也由此开始利用核能。1968年,两国新签了一份核能协议,允许日本在美国同意的情况下处理使用后的核燃料,但美国强调这是 “特例”,不可复制。1988年,两国现行的核能协定生效,协定规定日本可以出于和平利用核能目的对核燃料进行后处理,但整个后处理环节都必须事先得到美国的同意。

    日本是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成员国,也是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的理事国。IAEA明确要求各国保持敏感核材料的供需平衡,日本政府也就此向国际社会做出过承诺,但日本政府坚持拥有大量钚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而且,由于美国对日本网开一面,日本由此成为全世界唯一可以进行核燃料后处理的非核国家,这就使得沙特阿拉伯和韩国等国家也强烈要求获得这一地位。尤其是韩国认为,此举对韩国极不公平,迫切希望修订美韩核能协定,允许韩国也可以对核燃料进行后处理。

    如果美国欲同意修订与日本的核能协定,必须得到国会的认可,而这是不可能 “暗箱操作”的。如果美国这么做的话,势必引发韩国的强烈不满,刺激整个国际社会。去年3月下旬,日本拒绝参加在纽约举行的 《禁止核武器条约》谈判,也受到了诸多无核国家的指责。2011年发生 “3·11”大地震后,日本许多核电站被迫关闭,钚的消耗量急剧减少,拥有量明显增加。出于对核扩散的担忧,美国选择自动延长该协定。而且在奥巴马政府后期,时任助理国务卿拉托马斯·康特里曼就在国会听证会上明确表示: “希望所有国家从核燃料后处理领域退出。”此举明显表现出美国对日本拥有大量核燃料钚的高度担忧。

    特朗普走马上任后,美国对朝政策非常明确,即朝鲜必须废弃其浓缩铀等核设施,关闭核试验场所,而对日本的核燃料后处理却继续高抬贵手,这显然是在执行双重标准。因此康特里曼在接受 《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如果美日双方能在日本拥有钚的问题上达成必要的共识,将有助于推动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因此,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贯要求日本对其所拥有的钚予以管控。在美国的一再敦促下,7月3日日本内阁通过了新的能源基本方针,其中终于表示将对钚的拥有量 “予以削减”。7月17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记者会上表示: “努力削减日本持有的钚很重要。日本接受IAEA的核查,不存在挪用的问题。”

    目前日本拥有47吨钚,这一水平名列全球第五,仅排在俄英美法之后,在所有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中这一拥有量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这些钚足以制造6000颗原子弹。显而易见,一旦美国的 “核保护伞”无法发挥作用,日本立马就可拥有核武器。尽管日本政府和电力行业始终保证绝不会用于和平以外的目的,但这一保证根本没有说服力。因为某些日本政客曾一再表示:为了拥有核威慑手段,日本必须保持一定数量的钚。虽然日本向国际社会承诺不会拥有 “没有用途”的钚,但实际上这已成为一纸空文。

    早在2015年10月20日,中国裁军大使傅聪在联大第一委员会关于核武器问题的发言中,就对日本核材料过度积累和供需严重失衡问题表达了关切。傅聪表示,日本长期存储大量敏感核材料,存在严重的核安全及核扩散风险。日本存储的敏感核材料远远超出其实际需要,与日方 “无剩余钚”政策及减少高浓铀使用的主张自相矛盾,引发了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我们不无担忧地注意到,近年来日本某些政治势力时常叫嚣拥核,称日本若想成为左右国际政治的大国,就应该拥有核武器。有鉴于此,我们强烈敦促日本政府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切实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真正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IAEA前总干事巴拉迪也曾如此断言: “浓缩铀和后处理就是虚拟核能力!不可误以为在IAEA的保障措施下就能实现核燃料循环,因为这一保障措施并非完善,没有理由相信这一保障措施足以防范相关国家违反核不扩散原则。”

    此前朝核危机加剧之际,日本的反应是最剧烈的,迫切希望并竭力挑唆美国实施军事打击。因为一旦美国开打,朝鲜必然予以回击,这样日本就有了加快研发本国核武器步伐的理由。国际社会希望规劝日本真正减少拥有钚,不啻是与虎谋皮。


文献来源:文汇报,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