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慕安会加深跨大西洋关系裂痕
宋卿 2019-02-22


    2月15日至17日,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MSC)于巴伐利亚庄园酒店隆重举行。这一素有“防务领域达沃斯”之称的高级别国际安全会议吸引了近40位国家与政府首脑和近百位部长在内的多达500位嘉宾,创历史纪录。与会政要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芬兰总统尼尼斯托,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埃及总统塞西,美国副总统彭斯,加拿大外长弗里兰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等。中国派出了自1999年派团参加慕安会以来的最高规格代表团,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领衔。

    大国竞争关系的发展走向成为本届慕安会最希望探究的问题。今年慕安会年度报告的主题是“大拼图:谁来收拾这些碎片?”,不仅影射硝烟弥漫的中美贸易战,很大程度上还反映出美欧之间情感亟需修复。但事实证明,这对曾经的“恋人”却分歧不断,裂痕加深,大有渐行渐远的态势。

会场气氛呈现“温度差”

    正如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所言,很多人来慕安会是为了相互谈论对方,而非共同讨论。默克尔和彭斯的演讲各说各的主张,没有释放相互妥协、谋求合作的信号。但区别在于,默克尔在自家演讲,获得了全场听众长达几分钟的起立掌声;而当彭斯为特朗普的政策辩护时,现场出现尴尬沉默,最后听众们也只报以礼节性的掌声。可以说,美德领导人发言时的现场气氛对比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府与欧洲间分歧的一个缩影。

    其实,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德关系出现裂痕,且有不断恶化的趋势。不仅默克尔本人和特朗普之间一直明争暗斗,两人更是性格不合,始终没有形成良好的交往方式,而且特朗普在德国军费支出、贸易逆差以及德俄之间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不惜一切机会对德国施加压力,近来甚至将德国汽车升级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此次慕安会上,彭斯表扬了在德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持反对态度的北约国家,并威胁德国,若将其国家安全依附于俄罗斯,美国无法再保障西方国家的安全。无独有偶,美法关系也举步维艰。马克龙虽然和特朗普交情不错,但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无疑给马克龙一记响亮的耳光,特朗普对北约军费的咄咄逼人让马克龙喊出了“建立欧洲军”的口号。

“伊核”“中导”加大美欧分歧

    针对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和《中导条约》等一系列退群动作,默克尔曾振臂高呼“欧洲人是时候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对于欧洲而言,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影响欧洲安全,且没有替代策略,或使欧洲国家脱离美国的核保护伞。同样,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对美国的叙利亚政策表示困惑,其表示美军撤出叙利亚只会有利于俄罗斯和伊朗,和华盛顿希望对伊采取强硬态度背道而驰。

    伊核协议问题上,欧洲主要国家不顾美方施压,展现出超越“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独立外交。它们认为,这一协议对欧洲安全、维护核不扩散至关重要。而美国重新制裁伊朗使不少欧洲公司“中枪”,损害欧洲利益。因此,德法英三国力推对伊朗贸易结算支持机制INSTEX(INSTEX是英语“贸易交换支持工具”的缩写,该机制可绕过美国制裁,与德黑兰进行非美元贸易)。不过,囿于默克尔权威下降、马克龙限于国内事务、英国脱欧前景不明,欧洲维护伊核协议的能力正在减弱。美国正是看准这个时机,在波兰中东问题部长级会议上对结算机制公开指责,试图向盟友施压,达到迫使他们退出伊核协议的目的。

华为成为美欧关系试金石

    5G之争背后是未来话语权、规制权之争,因此美国不遗余力在在全世界范围内对华为围追堵截,鉴于欧盟无疑是最大的5G市场之一,美国力劝甚至施压盟友排斥华为成了情理之中的事——彭斯要求欧盟各国在建设最新一代移动网络时要远离中国电信公司。但美国的“吃相”却招致了欧洲政府及企业层面的双重反感。欧盟官员则表示,他们更愿意首先就潜在风险和美国声称中国存在间谍活动的主张进行内部讨论。默克尔政府明确表示不将华为排除在5G市场之外,且选择了一种智慧的方式:由联邦信息技术安全局开发一个独立、但在国家监管之下的认证及许可证制度,获得认证的华为技术和设备可获得市场准入许可证。这样既不得罪美国,同时又满足了自己的发展需要。一名法国外交官则表示“美国最好不要试图向我们施压”。

    企业层面,欧洲运营商更加青睐中国电信设备。沃达丰首席执行官尼克•里德表示全面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将带来巨大财务成本,并且会推迟5G在欧洲国家的铺开。英国公司高管也表示,华为能够提供优质硬件,物美价廉,若实施禁令将意味着欧洲推出5G速度远落后于亚洲等地区国家。而阿尔斯通前高管皮耶鲁齐新作《美国陷阱》曝光阿尔斯通案内幕,让欧洲国家对美国弱化欧洲的图谋表示担心,并试图维护好电信业的“奶酪”。

多边主义和美国优先之间的角力

    越来越多的欧洲人认为,欧洲与美国的关系将“一去不复返”。欧洲人不再相信华盛顿会做出改变,尤其是特朗普将传统盟友视为经济上的竞争对手,频频对欧洲国家领导人发号施令,厌恶多边主义及国际合作,而这恰恰是欧洲的核心诉求以及安生立命之根本。因此,默克尔在发言中大声疾呼国际社会要加强合作,支持多边主义,反对各国家单独行动,呼吁构建相互合作的国际治理结构。

    如今,多边主义受到孤立主义“要挟”,欧洲一体化离心力加剧,加上地缘政治博弈,美国来势汹汹,趁人之危,分化欧洲。波兰如今是欧盟的异类,站在反德国、法国的行列,美国正是利用波兰试图分裂欧洲,让欧洲无法成为与美国对抗的一极,只能继续跟着美国的旗帜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注意到了这一紧张关系,他表示,“我们看到新的裂痕在形成,旧的裂痕在加深”。 前德国总理顾问、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柏林办事处主任托马斯•克莱恩•布洛克霍夫则表示,如果一个联盟变成单边的、具有交易性质的,那就不再是一个联盟。

    值得注意的是,慕安会上并非只有彭斯一人的声音。美国仍有一部分人在努力修复跨大西洋关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及50多位国会议员组成庞大代表团与会,为了显示与欧洲的团结一致。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一旦现任总统特朗普卸任,美国将回归”的表述更是赢得欧洲国家代表的起立鼓掌。不过,这种兴奋背后恰恰折射出欧洲国家对美外交的虚弱状态。欧洲国家说要自强的同时又期待美国重视盟友关系的矛盾心态恰恰反映了欧洲对于美国的依赖惯性。欧洲决心“真正做自己的主人”?抑或是“正在等待白宫的改变”?这关系到欧洲的命运。欧洲在东西方竞争中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作壁上观,欧洲人主导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或许已在考虑为十字路口的欧洲选定未来前进的方向。



文献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