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南非大选平顺落幕,拉马福萨2.0时代即将开启
查晓刚 2019-05-13

   2019年5月8日,南非举行了自1994年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之后的第六次国民议会和各省立法机构选举(也称全国大选)。南非当地时间5月11日傍晚(北京时间5月12日凌晨),南非选举委员会公布选举结果,非国大获得多数票支持,继续成为南非执政党。总体看,“拉马福萨公约数效应”发挥了较大作用。很多人将去年拉马福萨接任南非总统之后的时期称为拉马福萨景气(Ramaphoria)或拉马福萨1.0时期,那么现在南非有望进入拉马福萨2.0时代。但激进政治势力抬头,南非政治经济矛盾持续难解,仍将是拉马福萨和非国大政府面临的重要挑战。

一、选举结果:非国大保住执政地位,政党三强架构延续

   选举结果显示,在国民议会选举当中,非国大(ANC)得票率为57.50%,民主联盟(DA)得票率为20.78%,经济自由斗士(EFF)得票率为10.79%。在9个省立法机构选举当中,除了西开普省继续由民主联盟掌控之外,非国大在其他8个省都获得了多数票。南非实行政党比例代表制,因此非国大将继续在中央政府执政,同时是8个省的执政党;民主联盟则继续在西开普省执政。从全国政党排名来看,非国大、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斗士仍然是对全国政局均有影响力的三大党,分别有望在国民议会获得230、84和44个席位。因卡塔自由党(IFP)和新自由阵线(FF )则分列第四和第五大党,在国民议会中有望分别获得14和10个席位。

   注:#表示因卡塔自由党在该省支持率排名不到前十,这是因为因卡塔自由党主要影响力集中于夸纳省的缘故。↓表示和上次大选相比,得票率下降;↑表示和上次大选相比,得票率上升。

数据来源:南非选举委员会

二、重要变化:中间政治力量有所式微,激进政治力量抬头明显

   尽管从选举结果看,南非的整体政治结构似乎没有发生大的变化,,非国大仍然占据国民议会多数以及8个省的立法机构的多数,从而可以继续成为南非的执政党,并在8个省享有治理权,民主联盟则继续在西开普省赢得多数支持,保持其在西开普省执政。但仔细观察选取数据可以发现,南非政治生态出现了“中间降,左右升”的趋势。

   一方面,非国大和民主联盟作为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的两大政治势力,在本次选举中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挫折。一是非国大在全国的支持率普遍下跌。就全国而言,非国大的支持率从2014年的62.15%下降到今年的57.50%。这也是新南非成立以来,非国大在全国大选中获得支持率最低的一次。在全国9个省,非国大的支持率也普遍下跌,没有一个是上升的。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豪登省这个南非最大的人口和经济中心,非国大只获得了50.19%的支持率,勉强维持了多数。在另一个重要人口大省夸纳省,非国大的支持率也从上届大选的64.52%大幅下降至54.22%。在另一个经济大省西开普省,非国大的支持率则进一步下跌至28.64%。由于之前民主联盟在西开普省出现严重内讧,非国大原本被认为会取得较大进展的,结果显示这个期望落空了。非国大在全国范围内的声望持续下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数据来源:南非选举委员会

   二是民主联盟的支持率也出现了较大范围下降。其全国支持率从2014年的22.23%下降到今年的20.77%,在各个省,除了自由州省、夸纳省和北开普省三个省略有上升之外,它在其余6个省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这充分说明,非国大选票的流失并没有转化为民主联盟的收益。据相关分析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部分黑人选票尽管从支持非国大转向了民主联盟,但是传统上支持民主联盟的白人因为不满其关于土地政策等方面的表态,转而转向支持更为激进的白人政党新自由阵线。

   另一方面,经济自由斗士和新自由阵线作为极左派和极右派政治势力,在本次选举中均各有斩获。宣言黑人民族主义的经济自由斗士的支持率得到较大幅提升。2014年其全国支持率为6.35%,今年则达到10.78%,增加了4个多百分点,不仅继续巩固了其作为南非第三大党的地位,而且还是姆普马兰加、林波波和西北省等三个省的第二大党,也即官方反对党,对相关政治经济各方面事务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作为南非最为右翼色彩的政党之一,新自由阵线在本次大选中的支持率快速攀升。以往,新自由阵线的支持率长期在0.8~0.9%之间,但此次选举当中,在所有的9个省的支持率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全国支持率达到2.38%,成为本次选举的“小黑马”。

三、如何看待南非的大选结果及其变化

   第一,种族仍然是南非大选的重要因素,但其作用可能已经难以延续到下次大选。在南非的人口结构中,黑人占比大约为88%,白人约为8%,亚裔等其他有色人大约占4%。历史上白人政权长期推行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政策,具有深重的”原罪“。南非民众在选举时,必然会受到这一历史背景的影响。非国大是南非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者,为成立新南非和黑人获得政治自由立下了汗马功劳,在选举中自然会得到更多南非黑人民众的支持。而南非当前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被视为白人利益的主要政治代表,其在获得白人支持方面长期比较稳定,想获得大多数黑人支持则几乎不可能。但是随着很多南非年轻人达到选举年龄,他们对种族隔离历史的记忆比较淡薄,更加在意的是当前经济社会环境。很多黑人中产阶级也对非国大施政缺乏成效以及党内的腐败现象感到不满。他们都有可能把选票投给民主联盟。而那些对现实更加不满的黑人则有可能将选票投给经济自由斗士这样的极左政党。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今年的大选是非国大可以依赖”种族牌“的最后一次大选,今年的选举结果也说明,南非的种族结构并不能必然保证非国大可以高枕无忧。2024年的下一次大选,非国大可能就难以再举起种族这一旗帜了。

   第二,三种社会心理叠加使得“拉马福萨公约数效应“发挥了作用。围绕本次大选,南非社会普遍存在三种心理。一是求变心理。过去几年来,南非媒体几乎成天报道非国大部分领导牵涉各种贪腐丑闻,非国大执政效果不彰。近年来,南非经济增长速度也非常缓慢,2018年增速只有0.8%,今年有所恢复,但预计也只有1.2%。就业压力巨大,总体失业率约为27%,青年失业率则高达50%以上。按照南非统计局数据,南非总体贫困率也超过50%。南非社会不平等现象在全世界几乎最为严重。很多南非民众(特别是黑人民众)抱怨称,人民已经给了非国大25年时间,但非国大并没有为南非带来多大改变,应该需要让其他政党试一试。

   二是求稳心理。尽管很多商界人士和民众对非国大不满,但他们对作为第二和第三大党的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斗士也不放心。首先是大部分黑人民众不认可民主联盟,认为他们是白人利益代表,不会为黑人着想,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愿意给非国大最后一次机会。其次,很多人对经济自由斗士也不放心,认为其政治主张过于激进,例如完全国有化矿山企业、银行,推行激进土地改革等,很可能造成国民经济的崩溃,因此也不敢投票给它。另外,很多南非中产阶级还担心,万一非国大在全国的支持率低于50%,那么南非就需要组建联盟政府。而非国大、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斗士三个政党的政策主张相差甚远,如果组建联盟政府,将很难有效施政,甚至导致混乱。因此,从稳妥起见,还是给非国大一定教训的同时,再给非国大一次机会比较好。

   三是失望心理。有相当一部分南非民众认为选举已经很难改变南非政治经济状况,对哪个政党都失去了信心,于是干脆不去投票。今年南非的投票率为65.99%,相比2014年大选73.48%的投票率,下降了将近6.5个百分点。意味着可能有170多万人出于失望原因而缺席了本次投票。而这对非国大是非常不利的,因为通常而言,白人的投票率普遍会比较高,投票率低主要是黑人未投票所致,而黑人又往往是支持非国大的。

   在上述三种社会心理共同存在的情况下,“拉马福萨公约数效应“得到显现。所谓”拉马福萨公约数“是指在当前南非的政治经济氛围下,拉马福萨虽然未必是最优,但却是各方总体上可以接受的人选。拉马福萨本人是非国大元老,为南非民族解放运动做出过重要贡献,曾经担任过非国大总书记,也曾经是曼德拉看中的接班人,具有很强政治资历。他还一度从商,积累了大量财富,成为非国大少数具有丰富商业经验的政治人物之一。拉个人声誉也较好,既没有卷入严重的贪腐丑闻,也一直以稳健平和和具有耐心著称。南非社会各界对由他带领非国大继续推进南非政治经济改革,还抱有一定期待。很多商界精英、学者和传媒人士都撰写文章,呼吁给拉马福萨一个机会。拉马福萨本人也在一定程度上,主动将自己和前任非国大政府和领导人切割,宣称要开启一个”新时代“,带来”新黎明“,将”Thuma Mina“(源自南非祖鲁语、科萨语等土著语等词汇,意为“送我一程”)作为选举主题。从选后结果来看,尽管民众对非国大的确有不满,但还是给了拉马福萨和非国大又一次领导南非的机会,拉马福萨公约数效应起到了作用。

   第三,南非选举政治日趋成熟。尽管南非存在巨大社会经济矛盾,各党派之间的政见也分歧颇大,但基本上还是通过较为和平的政治争论来解决,并没有因此而诉诸于暴力或破坏选举。此次选举过程中,南非不少地方都出现了下大雨等不佳天气情况,但选民仍耐心排队等候,除了几起暴力事件之外,总体选举气氛较为平和,这说明南非整体政治文化已经比较成熟。

四、拉马福萨和非国大在选后面临的重大任务

   现在大选已经结束,5月22日新一届国会即将成立,5月25日南非将举行总统就任仪式,南非新政治进程即将拉开大幕。与此同时,拉马福萨和非国大也将面临几大迫切任务,亟需完成。

   第一,进行内阁改组。南非当前有多达30多个政府部门,消耗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且形成了各种官僚繁冗程序,使得办事效率低下,有人抱怨称,经常一个申请交上去,几个月都没有回复。拉马福萨此前曾多次表示要精简政府机构,挑选专业得力人士担任主要部门领导。但这些部门机构的调整牵涉到各方利益,拉马福萨要推动这项改革,挑战不小。

   第二,推进国企改革。南非国有企业占GDP比重大约20%,在全国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领域具有重要地位。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南非航空公司、南非国家运输集团等大型国企广泛存在人浮于事、经营不善、债务高企以及贪污腐败等问题。特别是去年以来,南非经常出现断电限电情况,社会各界怨声载道。但是这些国企牵涉面很广,很多问题也是日积月累形成,短期内很难解决。拉马福萨能否先对一两家进行试点,实现早期收获,有待观察。

   第三,加强内部团结。2017年12月,拉马福萨以微弱优势击败德拉米尼·祖马(南非前总统祖马的前妻,非盟前主席)成为非国大主席。2018年2月,在非国大召回祖马后,拉担任南非总统。不容否认的是,非国大内部存在较为激烈的派系斗争。近期非国大总书记马加苏勒在选举期间指责南非某些政府机构对其和其他非国大政治人物进行窃听,在选后表示选举结果是对非国大的肯定,而不是对拉马福萨本人的肯定,充分说明了非国大内部分歧的严重性。拉马福萨如何做好党内团结,对他能否顺利凝聚资源,推进南非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

   第四,快速发展经济。长期以来,失业、贫困和不平等是南非三大痼疾,它们是非国大执政25年来历届政府为之头疼的问题,也是南非民众对非国大不满的根本原因。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加快经济发展速度。应该说,自从拉马福萨去年就任总统以来,在发展经济上做出了很多努力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一是针对各种腐败案件,建立了专门审查委员会,对遏制经济领域腐败问题起到了一定震慑作用。二是举办投资大会,积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大力鼓励国内私人部门投资,取得了一定成效。三是举办就业峰会,呼吁各个企业和机构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尽管未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加强了各方面对这个问题对关注。四是改进财政政策,在保障和加强民生事业的同时,压缩政府开支,扩大税收来源,提振了商界信心。现在,拉马福萨需要在前期取得的初步成果上,继续加大开放力度,改善营商环境,提升工业生产和对外出口能力,扩大就业,增加民众收入。

   总体来看,本次大选平顺结束,非国大再次保持了执政地位,拉马福萨获得了实施其政治经济发展规划的又一次良机,拉马福萨2.0时代开启。只是过去一年南非所经历的拉马福萨景气(Ramaphoria)是否能够延续,并取得实质性成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献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