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论文
论文 paper
非本院作者
金灿荣
大国战略互动新态势
金灿荣 2015-03-04
简介
二战结束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非国家行为体(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国际非政府组织、网络黑客、恐怖组织等)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持续上升,但国家仍是国际关系、国际政治中的首要行为体。按照主权平等原则,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但大国拥有更大的力量和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所谓大国,一是要有一定的规模,二是要有驾驭工业文明的能力。国际格局是由一段时间内大国力量对比的总态势决定的,国际形势的变动也首先是由大国战略互动的态势决定的。
正文
二战结束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非国家行为体(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国际非政府组织、网络黑客、恐怖组织等)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持续上升,但国家仍是国际关系、国际政治中的首要行为体。按照主权平等原则,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但大国拥有更大的力量和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所谓大国,一是要有一定的规模,二是要有驾驭工业文明的能力。
国际格局是由一段时间内大国力量对比的总态势决定的,国际形势的变动也首先是由大国战略互动的态势决定的。
准确把握大国战略互动态势,推动国际格局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我们就可以获得战略优势。冷战时期一个极好的例子是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的“关岛讲话”,他首先作出了世界不再只有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而是存在美、苏、中、欧(欧共体)、日“五大力量中心”的战略判断。“五大力量中心说”提出后,美国开始考虑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协调与欧、日的关系,结果导致冷战从美、苏1:1游戏,变成了美、中、欧、日共同应对苏联的4:1游戏。美国的战略态势大大改善,并最终赢得冷战。
国内学界一般将冷战时期的国际格局称作“两极格局”,冷战后格局则称为“一超多强”,这大致是正确的。但是,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软硬力量受损,加上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场战争不顺,美国的优势有所削弱。同时,中国异军突起,大有在诸强中脱颖而出之势。同属“金砖俱乐部”的印度和巴西也被认为是新兴大国,加上原有的俄罗斯、欧盟、日本,大国的数量肯定是增加了。有人用“一超不超,多强不强”来形容今天的格局,这不准确。阎学通教授认为,至少在亚太地区已经形成了中美两极格局(G2),但也有人不同意。意见的分歧反映了事实的复杂性,今天的国际格局的确不明朗。
在格局不明朗的情况下,各大国都在进行战略调整。其共性是:第一,都将国内事务放在首要位置,启动或深化改革,练好内功,这是大国力量的基础;第二,在坚持自己的利益和原则的前提下,稳定或扩展与其它大国的关系。
今天的大国俱乐部应该是有层次的,美国仍然是唯一超级大国,但受到的内外牵制很多;中国、俄罗斯、欧盟是第二层次,力量不如美国,但有一定的全球影响;日本、印度、巴西是第三层次,综合国力比第二层次国家再弱一点,影响力主要在所属地区。
由于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与美、欧关系恶化,其战略处境是最困难的。自2010年7月美国提出“回归亚洲”战略以来,美国希望实现全球层面战略收缩,在亚太地区突进,但受“伊斯兰国”崛起和乌克兰危机干扰,加上国内问题牵制,这一战略并不成功。欧盟受限于内部经济困难,对外战略很难有大的作为。围绕“正常国家”这个大目标,日本外交非常积极,但安倍实施其战略的方式存在问题:国内,“安倍经济学”不成功;对外,通过与中、韩对抗来扩大影响是绝对行不通的。相比之下,以“一带一路”、亚太自贸区、金砖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标志的中国外交最为积极,但这个战略极其宏大,能否顺利实现仍有待于实践和时间来证明。